最后的王木七(二)

我难道不曾看过你们高叫看过你们惊惧,颤动吗?七十日了,我们如此坚实地躺卧于死亡的胸膛,在深邃亮丽的黑暗里,我们的梦是更亮丽深邃的黑暗,闪烁的地图,永远的国

淑宪,火土,你看到新落成的我们的矿工新城了吗?齐整的大楼,蓊绿的林荫道,

肇基,清祥就住在水源兄隔壁,靠近最大的水族馆

电影院,美容院比邻而立,诊所,歌厅,超级市场,半分钟路程,三貂村的李春雄如今搬到金芝麻D厦,上天里的郑春发迁进了阿波罗21楼,深澳坑路整街规划成大公园,枫仔濑路早变为大家最喜欢的高尔夫练习场

你几时也过来参观新装潢的寒舍?游泳池边是停车场,客厅在前头,厨房在后栋,二楼,三楼是我六个女儿的卧室 (星期二,星期四,艺专欧教授来教她们钢琴) (星期六,大家去写生) (礼拜天早上,跟着她们的母亲一起去做礼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