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王木七(三)

你可是猜疑我们把脚踏车藏到那里去了,我们考到执照已经一个多月啦!饭厅的旁边是浴室,浴室的旁边是酒橱,酒橱的旁边是电视,电视的后面是小犬的书房 (必禄吾儿:22日你从马祖打回的电报,我收到了。电视上播报的王木土的确就是爸爸。)

阳光遍照的奶油面包。不必是,清晨五点出门的王木七了!不必是低矮破败的屋檐,不必是拥挤不堪的眠榻。

不必是捉襟见肘的被褥,不必是嗷嗷待哺的茶碗,倚门而望,虑患如井的妻子,她们粗厚的两手以及在每一件洗过、补过复弄破、弄脏的衣服上,无能消失的忧愁的煤垢;放学的钟声,那见不到清醒的父亲,下午六点钟 在阴暗的工寮玩捉迷藏的孩童;煤尘,奶粉 虎视眈眈的落盘 爆炸,借贷,硅肺症,周而复始的梦魇。

周而复始的录音带。记忆啊,让我彻底地把你们洗掉,当,一个九岁的小孩,我在睡梦中看到黑脸的父亲从矿地回来,一语不发地殴打我的母亲;当,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他困惑地看着赤膊的父亲在井边,暗自哭泣—

那仍是年幼的你吗?当一把黑伞,在暴雨的夜晚把妹妹送进,远方的医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