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的舞者—给母亲

厨房里的舞者—给母亲

二十五年如一日,你在偏僻的花莲,半工半读地读着你的大学洗衣,买菜上班,煮饭,繁重的课业剥夺了你的游戏时间,你没有音乐课,没有美术课,没有一周三节的郊游烤肉,没有逐月比赛的迎新送旧,爱是你的学号

 

忧虑是你最亲密的字典,你晚睡早起地苦读,战战兢兢地笔记着偷听来的重点,只有给予,给予是一切考试的重点,日日夜夜

我看到你背着大书包上下课,在微亮的灯前,在风紧的单车路上,比书蠹还勤奋地啃着,生活的课本

二十五年如一日,我看到你用泪汗的墨水书写答案,寒夜星光尖若笔,对窗画梦如有神

 

日考、月考,一张再一张—

你苛刻的老师却不能满意,你的成绩,你的儿子一个个北上求学,一个个毕业了 你却仍留在你的大学,重修家事,补考劳作,我不知道是不是连年留级,终于松弛了你对学业的坚持,让四育不均衡的你开始了解到,美育,体育的重要,青春,健康的可贵,夜阑星稀

 

当我改罢学生考卷走过你的教室,我忽然听到1只熟悉的华尔兹,自半暗的厨房传来,看到仍然年轻的你抓着一台小录音机,浑然忘我地舞着,冰箱在左,电饭锅在右,我彷佛听到橱子里的碗筷都齐声拍手,为你伴唱 跟着西红柿、柠檬,苦瓜、包心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