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歌

大风歌

三十岁。婴儿般胆怯的眼神,清晨五点钟在恶梦中再度儆醒,仍有老师考你的试 仍有小鬼抓你的错,仍有教官,辅导长,纠察队砥砺你的品行,考核你的正直,洗脸,刷牙

在入厕前读完昨夜临睡前初读的,诗歌,酱菜。摩托车,升旗。老师早,天晴时慢跑慢跑,落雨时打伞收伞,大风吹,吹一百年郁闷的大雾,吹沉积在办公桌上的尘灰,吹集结在社会版角落的污垢,吹陈腐,吹迂阔,吹书包,吹人事主任头上的安全帽,大风吹

吹一千年不忍的泪珠,吹荆棘中跌倒的行旅,吹暗夜里思想的星光,吹横眉怒视,热情无力的老作家,,吹梦里有恨,恨里流血的未亡人,吹水肥,吹草绿,吹小姊妹发上的野玫瑰

三十岁。龟虫般沉重的步履,彷佛还要骄傲,彷佛还能狂笑,冷茶。热汗,上楼。下课,一路上闪烁不停的红绿灯。标语,历史。黑雾……

「大风吹,吹什么?」吹所有有爱有泪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