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鲁阁.一九八九

太鲁阁.一九八九

在微雨的春寒里思索你静默的奥义

那宽广是一亲密的贴近,万仞山壁如一粒沙平放心底,云雾推抹,湿润中流转、静止的千绿,那温柔彷佛呼吸,如一叶之轻落,如一鸟之徐飞,又彷佛一树花之开放,在陡峭光滑的岩顶绝壁,那深沉纳苦恼与狂喜,庄严芯蓊郁的雨林,墨蓝的星空,那激越,如兔脱禽动,穿过去夏滂沱的山洪,奔跃于阳光的早晨,我彷佛听见生命对生命的呼喊,在童年游戏的深潭,在昨夜惊觉的梦境,我彷佛看见被时问扭转、凝结的,历史的激情,在褶皱曲折的岩面,在乱石崩迭的谷底,那纹路如云似水,在无穷尽山与山的对视间,在无穷尽天与地的映照里,然而你仍只是不言不语地看着我,行走过你的山路,看着我,一次又一次地,在你的面前仆倒,如千百年来那些在你怀里,跌倒的,流血的,死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