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鲁阁(五)

我寻找回声的洞穴,在微雨的春寒里思索这卑微地上,居留的秘密,秋天的时候,他们结伴行走于峡谷的山道,在树林间、溪水边等候的,也许是一群忽然涌出的猕猴,也许是两间没有主人的竹屋,静立在荒废的耕地旁。

在更远的古道,他们跨过一丛蔓草,再一次遭遇埋伏的日军战壕,更远处是一座茅草搭建的山胞猎寮,以及两三块,最近一批考古队员,留下来的陶片,我们绕过回头湾 行至九株老梅所在的吊桥,在日本警察驻在的地方,一个现代邮差,愉快地把邮件分投进不同的信箱里,取走它们的也许是走两小时路,过吊桥来的莲花池老兵,也许是坐着搬运车一路颠簸而下的。

梅村妇女,你们颠簸地走进黄昏的村落,一个强健的村中男孩兴奋地跑过来迎接,矫捷的身影彷若五+年前他外祖父,追猎的山鹿,「爸爸已经烧好茶等你们了!」,竹村,他们家园的名字,多么像他父亲年少时读过的唐人的诗句,一如五十年前在此耕猎的泰雅族人,他们过海成为这块土地的主人,种植他们的果树,养育他们的儿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