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鲁阁(六)

在微雨的春寒里思索这卑微地上,居留的秘密,钟声推移钟声,群山在群山之外,我拾级而上,暮色中倾斜走近,岩顶禅寺的梵唱,彷佛那反复的波浪,彷佛你宽远的存在。

这低回的诵唱何其单纯又何其繁复啊,包容那幽渺的与广大的,包容那苦恼的与喜悦的,包容奇突,包容残缺,包容孤寂,包容仇恨,一如那低眉悲慈的菩萨,你也足,不言不语的观世,无缘、同体地观看天关地辟,树死虫生。

由水有音,日月无穷,我彷佛听见生命对生命的呼喊,穿过空明的山色,水色,穿过永恒的回声的洞穴,到达今夜,万仞山壁如一粒沙平放心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