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吹下 给李可染

秋风吹下 给李可染

秋风吹下新愁 以及故国的头颅……

秋风,在世纪末的台北夏日街头,莲花池与小钢珠店之间,一个刚刚步出历史博物馆的中年男子,挥汗如雨,犹夹带你画作里黑满重亮的墨味,想起二十年前,在一本精装进口的外文书里,第一次撞及你磅礴淋漓的山水,无尽江山入画图,就在刚才博物馆东边的墙上,那山,那水,那一模一样的帆影,匕首般戳进刚刚倒掉历史课本的胸膛。一个看惯香蕉绿与稻穗黄的大学生,忽然在新买的外文书里,翻出朦胧的江南春雨,翻出一阵秋风。

秋风吹下红雨来,在一本外国制的中国画册,那霜叶,飞过蟹行的字母一片片直排在我的心上,我是被笛声埋葬的牧童,在你的画里。秋风吹下红雨来,在一遍遍死去又复活的旧梦的版图,疏柳轻挂新绿,梅花风吹成春,在藕断丝连的禁忌的年代,偷偷看你在纯白的纸上,以怯弱的胆,以坚忍的魂,让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