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愁的秋天新的愁

是可染,孰不可染?染每一草,每一木,在每一山,每一水,你给如画的河山,新的尽,牧童牛背,秋风红雨。你给多愁的秋天新的愁。世纪末,在夏口街头,莲花池与小钢珠店之间,一个刚刚步出历史博物馆的中年男子,挥汗如雨,仰头迎接一阵,突如其来的秋风,他抓紧差一点掉下的大甲草帽。

彷佛那是一颗新的头颅,桂林山水大甲天下,他想起这样一则房屋广告,在忽然混淆的乡愁和,纷纷吹下的红雨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