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散文 梳子、蝴蝶风

梳子

用我的梳子梳你的头发,我的梳子用时光做成。用你的头发洗我的梳子,你的头发融旧雪为春。

 

蝴蝶风

「南半球蝴蝶一万只翅膀的拍动,造成北回归线附近被爱追逐又背弃爱的女子 夏日午梦的台风……」这些句子,我在你房间梳妆台上一本有彩色插图的气象学书上读到啊,有着金属墙壁,玻璃地板,我一度走进过而后丢失了钥匙,不得其门而入的记忆的楼阁。你用深蓝的眉笔在书上画下重点:「这些蝴蝶以情诗为主食,特别是哀伤的,无法一 口下咽的,需要反复咀嚼的……」

我反复思索重新到达你的途径:把昨日分尸吊起如一只蜘蛛飘浮在你住的高楼外?或者通过一张张蝴蝶邮票的飞行把渴望和绝望的包裹空投到你的门口?你光滑,紧闭的金属墙壁,让每一只 试图攀附,接近你的我思想的爬虫失足,坠楼。

我于是期待南半球蝴蝶翅膀的拍动,造成你夏日 午梦的台风,让那些被哀伤秘密发行的蝶影 拍打,撞击你心的门窗。让尚未被完全消化的 诗中的一个问号,一个逗点,像小小的螺丝起子 启动你的回忆,松开你床头那瓶旧香水瓶的 瓶塞,让你重新听到储藏在里头我们一同 听过的虫鸣,狗吠,掉了鼻子的小丑的歌唱 让你重新闻到储藏在里头我们一同滚出的汗味,泥香 深深的湖底无法被阻绝的夏夜的对话。

如今我们的心已遥如两极,虽然我的眼睛始终如图钉钉视着地图上你所在的经纬度,我只能写一首诗,一首哀伤的诗,让南半球蝴蝶争食,让它们拍动一万只翅膀造成北回归线附近,高楼金属墙壁后面的你,夏日午梦的台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