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

隧道

你的啜泣,遥远地在我体内凿开一条隧道,今晨我又回到熟悉的黑暗,进入属于我的那一格蜂巢,等候忧伤滴落如蜂蜜,我在琥珀的时间里凝结自己,被想象的死亡喂养,被虚无的软糖。你的啜泣无声地纹刻于耳叶,在隧道一头闪耀成一棵,透明的雨树,找它的形状,不要找它的入口一条燧道穿过苦恼之生连结你和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