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伞调

留伞调

那荔枝谁投的?到我的计算机桌前。开机,存入成为不断增长的档案的原初。那镜子的意象谁设定的?反复繁衍,映现 从生活入文本,从文本又回到生活。我看你在镜前梳妆,香奈儿眼霜克里斯廷迪奥唇膏,莱雅发胶,伊莉萨白雅顿香水我一遍一遍地磨镜,磨新的镜子,为了再现完整全新的你,我毅然打破。

框住你的道德与习惯的宝镜,卖身为奴,一个解构你看的方式的自由奴透过镜子我们阅读打印,建构中的现代史,交媾的肢体,狂喜的灵魂,苦恼疑虑,甜蜜:抽象的荔枝,这伞是我的。以之为流动的家,手提的屋顶。其大足以容纳你我,以及一台手提电脑。其小,足以躲小人舌箭,有德君子之口沫。它搜藏我们镜中 风景,饱吸渗出的泪水和汗湿。它的开阖见证。

高潮与反高潮,硬成铁的 心肝如何软成棉,软成棉的欲望如何,又硬成铁一个屋顶,容纳我们为家容纳你的多变任性,我的任性多变。平衡两座天平的一座天平,繁殖抽象荔枝的具体之树,我陈三们生生世世据以为凭的感性道具,引你们 五娘们一次又1次重放〈留伞调〉的遥控器:陈三持伞要起身,益春留伞随后面,

我问三哥咿啊啰咿,我问三哥啥原因。也着啊对我啊对我说分明,哪哎唷的唷……。

注:〈留伞调〉,台湾通俗曲调,在民歌或歌仔戏中都听得到,通常运用于《陈三五娘》1 戏中的「留伞」一幕。《陈三五娘》(一名《荔镜记》),是闽南与台湾家喻户晓的故事. 官家子弟陈三巧遇黄五娘,佳人掷荔枝传情,陈三喜不自胜,假扮磨镜匠,打破黄家宝镜,卖身为奴。诗末所录〈留伞调〉,为艺人赖琼枝所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