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恼与自由的平均律

苦恼与自由的平均律

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阮籍

夜中不能寐是对昼寝的惩罚 宰我昼寝。杀我,杀我无用的 时间。漫漫长日颓废一如漫漫长夜。不可雕之朽木,不可杇 之粪土之墙。把你的大便你的体液涂在我的躯体,我无用空荡荡的内存。用最熟悉 也最难堪的音乐惩罚我,转旋变奏如郭德堡倒悬难眠的伯爵。

夜夜所服用。爱与死与绝望。

反复的生之主题。红热的铁,已然被冰雪所覆,我听不见你说话的声音。你也爱我吗?你爱我多久了?你的声音越过春日海上传来(那时我的诗,仍然掌管所有演奏与非演奏用的键盘),彷佛被质问的天使透过雨,把答案打印在公开的沙滩。啊,我的姊妹西比娜,写在树叶上被风吹散的神谕。

人发明了神然后又被祂所弃,我发明了你,发明了青春以及其五十种独角兽(它们如是厚颜地进入你的身体并且哭泣),发明了悲伤以及其不同,色泽的同义字:忧愁的薄荷不安的柠檬,狂喜的红萝卜,发明随着每天早晨的牙膏挤,出来的不同口味的幻影。我发明一间透明的屋子及其钥匙。

我打开透明的屋子发现只剩下空白的器官,马桶(被神所弃的神龛),和一支遥控器。我按下马桶企图回味昨日的信仰,二声或三声部创意曲般你的大便小便(啊,熟悉而难堪的音乐惩罚我)多美妙的遁走曲!你终于逃走了,留 一支遥控器让我对四壁虚无搜寻,搜寻你的谎言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西方不可以止些 地震铿钟摇虡倒楼塌房压迫忠臣孝子善男信女奸夫淫妇不可以久些。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蓖薜杂于厩蒸班骏与闯茸同,魑魅魍魉鹧鹏鸢鸷群飞乱舞,不可以久些魂兮归来,北方不可以止些三温暖烫死肥屁股,卡拉OK呛死秃头女高音,爱美虚荣。

如你,如何可以止些?我说,魂兮归来,无东无西无南无北东有大海,溺水澉澉雾雨淫淫 回头是岸。回到我们生活的 海岸,养一只猫,分享寂寞(这世界是不好的世界)瞇眼端爪,对镜互照。行走,躺下假装未曾受伤。养一只猫,或者一只螃蟹,照样喂它音乐呼吸几口空气,魂啊,归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