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声音悬在我的房间切过寂静

你的声音悬在我的房间切过寂静,成为用温度或冷度说话的灯泡。

爱,或者唉?

我说爱,你说唉;我说 唉唉唉,你说爱哀唉

停车路边,卧看鼻外清澄的蓝天一只小虫在我鼻尖,彷佛在峰顶此际,我的躯体是家乡的一列山。

人啊,来一张存在的写真;囚。

晨起,一片片冰凉的豆花入口 如一次次完整的舌头;这是绝不会变质的花言巧语,舌吻。

让芭蕉写他的俳句,走他的奥之细道:我的芭蕉选择,书写你的奥之细道。

小指头破了个洞,不能挖鼻孔 今夜的星光,就像点点鼻屎,黏在暗暗的鼻孔,不肯掉下来。

上午强烈地震把化妆台上母亲的珍珠耳环震不见了。下午强烈地震又把母亲的珍珠耳环震回来。

谁最大:宇宙最大?皇帝最大?神最大?死最大?G罩杯最大?吃最大?—我先去大便。

因为神的缺席,人发明神话,因为死比生面积大,所以鬼话连篇,请说一句人话——「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