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首取材自拙译聂鲁达 《一百首爱的十四行诗》的三行詩

混乱何其漫长:我们有的只是衣服、臀部、根部的三角洲。

被飘浮的梦的香气,所伤:广大的秋天,在我舌下秘密歌唱。

时间在你怀间揉制,琥珀色的面包:火的日子 生机勃勃的星期。

死亡的圆周在海上迸裂为,光之碎盐,周而复始地落下,消逝,又绽放迷人的浪花。

月光的手电筒闯进你腰身的吉他,拨弄大海的汹涌声:阴影里,我错偷你的照片,然而抚摸了你。

六月的海寂静如铁,苦恼的海藻,因你指甲的璀璨,被遗忘在,沙里,南方的光给我的纯净礼物。

日子仍然保有它们矩形的纯粹:日光,水,面包,夜的蜂蜜;海,绿树,火,月亮:以一片树叶抵达亮丽的世界。

我走远了,体内剧痛浮现,一天是很漫长的,心奄奄一息,连一分钟也不行,我会回来吗?我问道。你说…别流浪了。

苦恼渗透我的睡眠,带着疾病的碎玻璃,日夜围攻床铺、墙壁,无人能无的家族旅行,无止尽运转的存在的大汤匙。

黑发的女子,你面容如刀,残暴的在我心的暗处削出火,削出烟,削出大炮,那全副武装的机械装置,名字叫做爱。

这长篱笆日以继夜的长,我们找不到门打开它的沉默,海虚掩着它幽暗的旗子,我们漫步,忘了如何让它开花。

时间像小牛,负载所有往日的重量,而光的翅膀,将今天高举向明天及崭新的每一天,我的牛群将老,在你心中等候着。

睡梦的黑天鹅以阴影之翼在夜里拍动 你心我心的双面鼓,彷佛以不停的敲问,让我们回击以满天星光的合答

孤寂,音乐,海丄二把剪刀 剪成一面纯净的夜之旗,悄然伸展、颤动于天空之塔。

你的声音如穿梭瓜果间的秋日马群,把蜂蜜注满我心的尘土,爱的巨桶纯粹而丰盛,沉默的面包仍将散发芬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