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

我们走在唐人街。在韩剧日剧里,片断温习散失的大唐文化,礼乐,电子报上读到他们选出第一位女总统,乍然想起我们独一无一的女皇帝武女士,日文杂志里平假名如岸边细草被微风,吹动,逆流而上把我们带回草圣,连绵如腹泻的肚痛帖。长安不见,使人长不安。留学生,学问僧,传教士,商人,使者。壮盛的唐像饱满的蚕,缓缓吐丝,穿过丝路把丝绸,瓷器 铁器,银器,金器,铜镜,造纸术 印刷术吐向西域,吸回来葡萄,核桃 胡萝卜,胡椒,胡豆,胡乐,胡服以及信仰伊斯兰教的黑衣大食的伦理学,语法学,天文学,算学航海术……虽然他们的教主说过:「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 我们在棋盘状的京城竖立不同宗教的寺庙,礼拜堂,碑塔,以这些色彩造型各异的棋子,进行万国棋赛长安一片月,万富数钱声。公孙大娘在宫廷,在街坊舞剑器,健舞妙姿胡旋女在棋盘上击鼓急旋,纵横万转如回雪飘鹞。公开竞技的百戏,杂技跳丸、吐火、吞刀、筋斗、踢毯……虚实秘连的传奇:游仙窟,南柯梦黄粱梦,西厢云雨,倩魂小玉……我们走在岛上北城长安东、西路的 交会口,向北是通向小巨蛋体育馆,当代艺术馆市立美术馆酒泉街,敦煌路垃圾焚化场淡水河的捷运线,向南是通向火车站立法院中央银行,总统府职业围棋协会历史博物馆的,市民大道凯达格兰大道。闻道长安似奕棋。春寒入浴北投硫磺泉,夜店美眉劝我们进酒,君莫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