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

清朝

把成攻变失败,把企图复明者彻底变失明,叫人不得不满意、不悬挂的旗花异草。

在岛上留下大大小小的延平郡王庙,让你在庙前,榕树下喝青草茶,并且在回家后看一出出格格响,娘娘腔的宫闱连续剧。

在教科书上用一条条辫子般晃来晃去的,不平等条约,让学子们头晕眼花—东倒西歪,振翅乏力的一只腐败的蜻蜓。

直到被倾巢而出的革命者的枪声吓毙,被飘洋过海,移花接木的反革命者把搬过来的故宫,绸缎剪成旗袍,招摇过新铺的中山路、中正路两旁的行道树。

然后一清早,我们听到南腔北调,如梦似幻,众口齐发的万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