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终要进港而后离去

船终要进港而后离去,海关不查缉我们携带的木头枪枝,它们加起来只是一盒铅笔,我和我的同伙们我们革命,又被反革命,流亡、游击伺机再革命,再破旧立新。我们捍卫生,也希望不畏死。我们用射入我们体内的子弹复制子弹,来自敌人或朋友,异国或本土。精准、利落是必要的,以最曼妙的秩序安排我们子弹落点,不管有没有一枪销人魂夺其神。美即是力,对抗保皇党 宫闱派、复辟分子:我们带走弹壳血、恐怖,留下海、乡愁和素描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