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教徒之歌

异教徒之歌

他冒充黄昏的光线 混入我的胸膛一整夜,贴着险仄的肉身的岩壁和众器官们谈论星辰用友善,乡音似的风琴的声调举行露天布道大会(啊,我第一次 明白自己是暴露于此生此世的无所遮蔽之物) 且不时插入外语(P dear organs…)故作权威,总之,他以为他是我的宇宙,或者小宇宙但不该的是他一边安抚信众各居其位,一边又暗遣眼线,翻墙走壁,夺欲而出随黎明的海沫抢滩,登录于我的额岸(啊,那些皱纹之浪,那些时间的水印),美其名为体外受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