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以小城入画

先以小城入画

如是少年都离向远方,小城依然有节庆吗?木楼,一尊尊殖民先人的头像木然中引领望着(而木篱这竖过世纪的衣领已磨得支离了)。

夕阳在地平在线,飘叶的树隔着宽街(那教堂年轻的司琴者也沿街离去……) 夕阳愈低。

行走的影子徐徐拖长,如一道溪流缓缓流成,而冲开红叶大地的涧水,是青石色的,当两岸起雾肩排肩的头像,也走人,史迹馆黄昏之闭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