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越深

山越深

在佛芒特山间置了数亩薄田,一条甚是现代的小溪却推着颇为古老的水磨,如此竟与我们的爱恋有七分像了。

两峰间刚有些朦朦亮,鸟雀开始噪林,溪中有鱼弹跃,籁声响到最高亢的时候,星光渐渐溶解了。

为了要多养几只羊需远行黎巴嫩,当然是年轻的爱人驾车去,我常常侧头看在絶早的雾中,蒙着新娘纱的喜俏,雾中色相的世界,山愈深……愈如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