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旅邸I

深山旅邸I

这样纯木的危楼以其朴中,有华的构架征显,生灵的习性我推门探望,山雾湿眉淘耳,忽而身已危立在,楼边高大的山松上,用双手捧起一枚,松果而不果腹,投宿于雾的生灵,呼吸便是云雾,身体已是松鼠,我的习性连我自己,亦无需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