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渡中

在渡中

起音演奏,浪花竟轻轻推拒,因之我们抛却所有的欲念,如海天只余下蓝,只余下蓝的大舞台占满空洞的演奏场,我们坐在甲板,让椅子空置,我们敞怀的坐姿亦如空置的椅子,鸥鸟终不人怀,剧场明亮

渡船仍是一圑乐队,为演奏却不为行进,旅人终要,试着自己登岸,而所谓岸是另一条船舷 天海终是无渡 这些情节 序曲早就演奏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