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鬓边—瑞尼耳峰之二

在鬓边—瑞尼耳峰之二

那时,我把梳子递过你斜睨,笑拒,眸中闪出亘古欲降而未,降的雪意,毋宁剪短发,齐耳素女有道而不传,有深情而不款款,短发覆额,夕暮一片金彩,美人终究是玉琢的坟茔。

我是碣石的碑结发,只有今夕,在月下以雄峙的影,介入耳语之后得,夕闻道在鬓边,朝死可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