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HA城之破晓

PRAHA城之破晓

启明星,躲在塔侧,像刚刚越狱的人,等候。

接应者,而谁会现身于天幕。

太阳吗?一刚失业的行刑手(死刑在昨夜废止?)

两千尖塔,耸出雾层。

是黎明前摇闪的烛光。

一些焦红的一些苦褐(谅系告解的屠夫所点燃)

雾,终凝成露,凝在沿街八千尊囚于古墙的雕像上。

半世纪的盲睛终成泪眼,哎。

猜想那……黎明的颜色吧!

注:PRAHA即捷克语布拉格;一九九零年民主大选前夕,应邀访彼邦,宿于洲际旅馆,窗向东,因见动人之破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