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HEMIA平原之昼

犹之手掌抚过地图般的平滑,驰车于大平原的波希米亚是属于,触觉的。

连天而绿的大农耕田畴,绿且起伏的合作化沃野,本是候鸟梦的颜色,每一尺都引发伫足的意愿,而,绿色作物庞大的高架空间,其上方是电缆纵横的霸业空间,再上方则是……烈日隐现的第三空间了……是属于上帝游戏的意—识—型—态,而(当人类如候鸟被空间缩小)这里的绿,无非是载乘以的水流,陡坡处便是瀑布 (这舍身崖我一跃而落时) 则此生的愿,只有让刹那的触觉,去偿还了 (注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