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LUV 桥之暮

KARLUV 桥之暮

错倚了栏干?身旁雕像噗哧一笑,扯过我的领带抹着嘴角,便知暮风起了。

卖艺人却歇了手风琴,一个男孩替女孩竖起风衣领子(画家们在收拢风筝?) 然后Madonna,目送他们,艺人走向Mala Strana(画家们还在与风挣扎?)。

风是有些大了,女孩却走到施洗约翰的面前,瞅着男孩说:

相反地,你该脱掉我的风衣,让风来洗礼我,皈依爱的身体。

工匠砌着方砖就是这样的时代,两帝北狩。

岳飞削兵于江南,十字军,在威尼斯等船。

工匠砌着方砖就是这样的时代,建筑陡峭的城堡,峨冠的殿脊,嶙峋尖塔刺人星际。

天色有些紫了,幽魂陆续走出宫墙。

也有些来自老城的一方。

雕像也因之活起来了,在生人渐稀的桥上,天色更紫。

我也杂在千年的幽魂中齐首东瞻,那厢,光环罩下的圣母院,多像汴京城内一簇雍容的紫牡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