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弹响自己 游肖邦故居

我弹响自己 游肖邦故居

迈进客死者的故居,一步踏入愁予的梦土,各色绣像族,浮雕族,圑簇四围,回到先人承传的社禝,从写诗的那日开始,我梦中有一间墓室,曾是挺身走进。

而老来躺下终享独自的新坟,双手交叉抚在胸前,轻敲助骨。(斯时日夜缓慢地交替),那黑白的琴键交替,我弹响自己……,……落指十分缓慢,音符滴滴如石钟乳,时间让我生鲜地饮着,竟还原为受洗的婴孩,翻身爬出墓室。

各色绣像族浮雕族关怀让路,待爬到一个去处,抬头啊何其宏大 (我爬在肖邦的钢琴下),启蒙的老钢琴,唯神宇建筑才有的立柱,将键盘斗拱从四方擎起,其宽容一如演奏的宏厅。

大厅演奏已过空了,一个婴孩吮着手指,独自坐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