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力长城

苦力长城

晨起,太阳未现,以致天地异样广阔,长城像一个担夫担着群山,从地平在线亍走来。

风,冻结成树,羊只裂成衰草,孤烟是不传的声响,长城歇下担子不再前进,群山绵连如花边,雪铺如毡,流沙凝固。

 

午间,飞旋细小的鹰隼,天地又不断龃龉,树又还原为摇摆的风,衰草又聚成羊只,孤烟仍是孤烟,流沙又是河水,雪花飘进河水,消溶,多少误投的信,凄凉至此,已无所谓平安与否。

长城—躺在毡上的苦力,明天仍挑同样的担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