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窗见塔

推窗见塔

塔,乃天问的形式吗?推窗可以闻见,逐个单字清楚如数,而长春藤紫色的脉络,是人手刻着墙石吗?每一问号浮出生态的轮廓,风来将之弥平了—这便回答了天问。

神的浮雕褪去花衫,塔,墙石浑圆如单纯的器官,站着一甲子是等候天罚吗?却又翘首问道:我是不是只是,形式主义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