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海如背立的妇 北海岸写生

远海如背立的妇 北海岸写生

岩石坚持的海岸树,粗略的生长,响浪激越半空风,轻劲而涡旋,白鸟阵起,白鸟阵落。

而翩躧纠连如帆之裂片,却依然航行,北去,海域浮柯,沉船如笋,忽而云怀大开,水高天接丝光垂发,如一背立的妇人,妇人妇人,你极目荒凉,为何不甩开长发,回转身来。

在鬓边—瑞尼耳峰之二

在鬓边—瑞尼耳峰之二

那时,我把梳子递过你斜睨,笑拒,眸中闪出亘古欲降而未,降的雪意,毋宁剪短发,齐耳素女有道而不传,有深情而不款款,短发覆额,夕暮一片金彩,美人终究是玉琢的坟茔。

我是碣石的碑结发,只有今夕,在月下以雄峙的影,介入耳语之后得,夕闻道在鬓边,朝死可矣。

在回首中 瑞尼耳峰之一

在回首中 瑞尼耳峰之一

(Mt. Rainier标高一四四一零呎,终年覆雪,如短发覆额,望之如梦中。)

我回首看见前世的邻家,邻家挽髻的姑娘。

是难以传述的,在积雪多年的高原上,我们突然凝冻在,一圑飘入冰天的鼓声中,我只记得。

所住的星球是月塘色的撃鼓时的衣衫是,寒鹭色的,凝冻后的躯体,如玻璃的剪纸,梦的原型。

而今世你是雪的主人,所以冰河是你的发饰所以你的话语不多,那寒鹭色的衣衫你仍然,虚虚地披着。

思凡期的海豹

思凡期的海豹 在阿拉斯加,中秋,是思凡的季节

乘着浪,丝缎紧身的,肉体,扑住岩石的脊骨,搓擦,沙,便这样细细地,磨成了,而浪高,打翻体态的阴阳,花绽开于每一个方向,沙上,犹沾磨碎的体香,族群聚着,静静敦伦着,则,月亮是胎生的,新娘从冰山怀孕,于九月临盆,大海之盆浮起薄冰的婴儿。

丝缕不着的婴儿,纯笑,裹一袭黑缎的产妇,舒泰,明夜,另一个婴儿诞生,体重轻一些,亦将是,纯笑的。

冰雪唱在阿拉斯加

冰雪唱在阿拉斯加

针叶林直立,郁郁怒发,寂蓝的冠,弹起成为天穹的模样。冰雪出神狼群奔兀是寻找祭场的,忽地,远山涌出地表,莽林波动连天,天地之间一片亮彻的闪电,竟是,月升起,狼群乃静止,长嗥,各自追祭往世,我离狼伴独坐,面对圆月如面对前生那般唱着,牢葛户离冰崖,爱哥庐住雪原,海豹帐寄林下,鱼皮筏人峡门,我所以今生是思想的狼,前生是猎人,我听见出神的冰雪也和我一同唱着。

注:牢葛户(Log cabin ),原木断积成木屋;爱哥庐(I gloo ),爱斯基摩冰屋,海豹帐和鱼皮筏为鞑靼先民行猎的装备。

大风中登顶白山主峰华盛顿

大风中登顶白山主峰华盛顿

(华盛顿峰为美东最高峰,标高六千六百叹)

「此弹丸之顶常有地球上最疾狂之风势」 如果此话果然风速四〇〇哩(注) 就乘此际携酒登临吧!

散发,敞怀,把左鞋踢人风中,再把右鞋踢人,解除了命中的禁役,任君自由翻身去吧!

第一杯自饮,第二杯酬天地,第三杯仍是:自饮,而甫一张口列齿因风擎而侧立,圆颅因发脱而尽赤,衣衫裂若漂丝,肌肤起伏,助脊交迭,骨节嘎叹如久置的风车,骤然间掣动,四肢,如磨,脏腑,如赍,罡风穿越躯体,翻囊洗穴,终于我透明起来了,感觉日光自飞云中泌出,也沁过我的形骸,我知道我选择的时辰,到了,一生登峰攀折,这造极的顷刻,到了水份气化了,神经电化了,在空无的大化中,只留一片人形的花痕,印在,山石上。

注:华盛顿峰是阿波雷山脉在新英主峰,立于北美大陆气流中心,据说有世界最强风势。

鱼角谈创作

鱼角谈创作

如果能在稿纸上,种植防风林,如果筑防波堤于脑海,我们几个人便各占一座沙坻使之,成为岛,然后被人叫做群岛,便可以遥远望见,无帆,无旗,而炊烟皆无的下午,我们正是刚刚发现鳕鱼角的一群水手。

(谁说那儿曾有高高的灯塔 护着羊群一般弓背的屋舍?)

防风林落满雪鸥,防波堤外鳕鱼洄游,如果我们这些岛对谈激烈,会突然化做海盗船了,如果我们用火器交相击打,然后……将以什么样的姿态又何等的速度沉没?

布朗大学晚秋

布朗大学晚秋

(弦断了?) 弓腰的老教授因势弹直,随风袅袅的长发,如从湿木点燃的烟(教书的日子是灰白而绵长的),手中,把玩拣起的落叶,随风掷出黄的留一枝红的在手(挤罄热能的心房是寒薄的),学生在教堂前卖着号外,松鼠楞神于每株树上,汽车首尾相交紧靠街缘,一辆车细致地滑行身体,像海豹在挤满海豹的滩边,寻觅交配的位子。

售春户租了公寓在邻街,窗前闲挂着假发 (一如后院不工作的秋千) ,下午,今年初雪,有人赶在回家前做短急之约会,竟与慢步的教授撞得满怀,红叶脱手,那心事就印在雪上了。

圣木山女子学院所见

圣木山女子学院所见

撩开群群橡树,疑似楼阁,推歪束束楼阁,疑似湖一夜一夜的月光,一迭一迭的湖水,卷起湖水,乃见层层落叶—百余年多少情书临湖撕碎,楼骨的停筠,拱门的圆适,杂花生雾,灌木幽隐,疑似许多小径,回转都通露台,乃见她靠窗等待,忽地把灯熄掉。

学科学的都睡了,搞文艺的全醒着,看见月光的水畔,一个疑似的诗人,她是月亮的归游者,身体还有些啊透明。

夜船行

夜船行

如果此时去睡,大海亦会平坦,星星在水面滑行,也许是鱼的眼睛,说是你常常梦江南,穿行芰荷的采菱人,说是你素手轻触,故意的惊起田鹭,如果你今夜江南,情怯的我怎么敢,傍着你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