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夫人的情人

魔术师夫人的情人

我如何向你解释这幅早餐的风景橘子水从果树上掉下,跟着小河流到杯子里来三明治是两只美丽的公鸡变的钻出太阳的总是蛋壳的另一端,不管多重的月亮味道桌子椅子刚刚从附近的森林砍下你甚至可以听到叶子的叫声那些核桃也许就藏在地毯下面,谁知道呢!

只有床铺才是稳固的,但她是那么的欢喜巴哈的赋格,因人们多疑而善变的这位 魔术师夫人。你只好彻夜,学她不眠地遁走 (追在后头累得半死的十九是我……) 我恐怕睡醒后她还要弹风琴,喝咖啡,做美容操 哎,谁晓得帽子里煮的是不是咖啡 下一只饶舌又爱卖弄诗句的鹦鹉,不定,就轮到我

经典诗选 夜歌

夜歌

但不要把天都谈破那些爱困又奢好清谈的星星大主教在彩色的玻璃窗后纂写新的神学整夜整夜,他大红的教袍跟着地上的黑影颤抖燃烧。虚无。高高低低的烛火……没有什么能够停止露水一般的滴落如此永恒沉默的钟面剩下的眼睛都赶到南方去陪他哭泣只有牧羊女犹豫,因她们的骄傲终于把绣好名字的手帕一起丢向最近的窗口年轻的弟弟古老的音乐:摇椅旁边,轻轻这世界所有疲倦的母亲

经典散文 囚犯入门

囚犯入门

我们听不懂那些话,关于他们所说我们的双亲杀了人以及种种遗传的理论,经过的时候门是敞开着的,被剪断的彩带殷红地散落地上,我们实在不知道是谁主持那些揭幕的仪式的,以后走道似乎愈来愈窄,并且黑暗,老实说它是那么的黑暗以至于我们的眼睛就像光天化日下两只亮着的灯泡一样的无济于事,我们只是摸索,听到似乎是水的滴落并且感到口渴,拦住我们的,果然,是一扇门,其中一个我们他说钥匙就在我们身上,开了门他却说:

「我们杀了人!」

大人啊,我们真的是无辜的,因我们实在是在很黑很黑的黑暗当中,除了一声 好像是剪刀的声音以外什么都不知道

陈黎的精选 月下

月下

应当听钟声深绿地在颤抖的叶中颤抖渗透而出的是月光,不怎样旋律的月光穿过参差的枝桠阴影,阴影感觉冰而滑的指头,移动间断的一些白键黑键……

「四更过了,冷啊。」初落发的和尚在井湄打水拉起一截湿了的衣袖他的庙宇,单寂地站在一边

你不要以为月光没有脚

你不要以为月光没有脚轻轻它踢开铁门,去占领最高的一个窗口丝质的胸衣刚刚坠落玛奴的男人不在家它开始走下墙壁,跨过一张 年轻军官的照片停了的时钟在一旁。枕头。绣花巾。用剩的冷霜不小心它碰倒一面银盾。模范母亲一些灰尘跟着卸下月光,月光它居然跌倒。

我怎样替花花公子拍照

彼时月明如镜。一闪一闪,一只惊人的照妖镜照映整个沉睡的黑暗。我眼眶里的玻璃珠,转动,转动,如两只望远显微的镜头,向每一处阴私刺探凸出,凸出。月是镁光灯。我的脑袋是盘旋不断的胶卷。高高,在晨起佣懒,午后颓丧以及晚来底污腥之上,高高,我替花花公子拍照从西贡玫瑰到未开苞的雏菊。如何我们的花花少爷们,在子夜,透过催泪枪用滋养的尿水击射罪恶的花朵。我在见证。

 

如何他们的勇敢正直积极慷慨,在喝过土制的洋酒之后暴露无遗。啊如何他们很热烈地响应负责推行的小康计划,笑着笑着,说他们的钱,太多年轻的欲望在小客栈门口挣扎,如被吸住的铁沙,向两月磁性底臀部报到。如何这里帘帏重重,而那里只是薄薄的墙板一道。照片为凭。如何所有的窗子都熄灯,而唯一一个凿壁偷光的却不为联考这一卷的主题在消灭脏与乱。爷儿们的唾液跟着秽水流到沟仔尾。那里是游览区,小地方的名胜古迹。啊,放大的镜头里,昏沉的小镇没有睡。如何低低的木头房子发着吱喳的音响。一个用脂粉传播笑靥的女人,操生硬的国语咒她客官的娘亲;皮带系好以后,很快地再把它翻成台语我的模特儿在每一个可以躺下的地方摆好姿势。渴擦,渴擦。我的相机不停。

 

如何在办公办私,办生意办学校之余留下历史性的,镜头。如何说人生如梦,梦如戏,而朦胧的夜是最好的舞台我看到最好的丈夫,他们帮助别人的太太相夫教子。最后一次的电视新闻说一项慈善运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卖口香糖,卖爱国奖券的。卖肉粽,卖四神汤的。我看到头上的月光映照着路过的叫卖声,而如何,我的花花公子他们的酒香笑语在我的脑袋里开花结果月

 

升,月升!我的视线跟着高升。越过高楼,越过迭迭重重的山峦,我的镜头做更深更远的投射。由暗闯入更暗,啊我开始看见,皂蓝的树林,那些枝,那些叶。一株一株的花,一株一株的草。他们的光泽。啊,如何我彩色的相机,在纯净的风景里失灵,如何我辗转奔波的眼珠静止:清醒,如不眠的月亮月白,月白,黑色大地!如何我替花花公子拍照,拍照,拍照,而洗出的,只是一张黑白的风景风吹。水晶似的露珠,一滴,两滴……

经典散文精选

端午

黏黏白白手里这房东给的一只稞仔粽

我居然惊讶

居然再吃不到阿母胸前系住的

肉粽

 

海的印象

尽缠着见不得人的一张巨床

那荡妇,整日

与她的浪人

把偌大一张滚白的水蓝被子

挤来挤去

 

情妇

我的情妇是一把松弛的吉他

琴匣里藏着,光滑的胴体

月亮都照不着

偶而拿她出来

怀里拥着,轻轻

抚摸伊冷冷的颈背

左手锁弦,右手试音

做着种种调琴的动作

然后她就紧张成一具真正的

六弦琴,紧紧张着

一触即发的姿色

等開始演奏,卻

突然斷了弦

 

《尼古拉·特斯拉》经典语录

“我们的感官只能让我们感知外面世界很小的一部分。”

“我不在乎他们偷了我的想法。我关心的是他们没有自己的。”

“科学家们懂得他们的理论一开始就是近似,所以他们从未指望从其理论导出的结论与真实世界无丝毫误差。”

“我一直被这个问题折磨了好几年,为了寻找答案,我整个人差一点就完了,我的大脑每一根纤维都绷得很紧,然后一件难以解释的事情出现了,我听到其他房间的时钟在抵达作响,一只苍蝇落在桌上发出缓慢沉重的巨响,我的前额有了一种蠕动的奇特感觉,我觉察到黑暗里的一个物体的奇特存在,太阳光在我头脑里引起可怕的轰鸣,一辆马车驶过让我感到浑身剧烈震颤,紧接着各种构思如强光一般一闪而过,并且在瞬间证明了它的真实性,那是一种令人疯狂的快乐,各种思想如奔腾的洪流,让我无法跟上它们的节奏。”

“如果仇恨可以被转化成电,世界早已轻如鸿毛。”

“我只不过是一个被赋予了运动、情感和思想的“宇宙力机器”。多少人嘲讽我是个空想家,他们都是头脑最愚笨,目光最短浅的蠢才,还是让时间来说话吧!”

“人类是被一种力量驱赶着的物质,因此,在力学领域里主宰运动的一般法则,也适用于人类。”

“自科学界开始研究非物质现象的那一天起,在十年内所取得的进展,将会超越人类此前几个世纪所取得的所有成果。”

“当下是他们的,而我致力于研究的未来,是我的。”

“童年由于出现幻觉我遭受着巨大痛苦,常常伴随着强烈的闪光,里面有真实物体的形象,这些对我的思想和行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当别人对我讲一个词的时候,它的形象就会在我的幻影里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就像被设计好的一样。有些时候,我自己也分不清这到底是真实还是幻觉。”

“当天生的爱好发展成为一个强烈的愿望时,一个人会以惊人的速度向着他的目标大跨步地奔去。”

“我只是个平凡的人,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宇宙中的任何一小部分都包含整个宇宙的所有信息,在其中藏着的某个神秘数据库又保存着宇宙的总体信息,我只是很幸运地可以进入这个数据库去获取信息而已。”

“我可以把这个世界劈开,但我永远不会这么做,我的主要目标是传播新的设想,让它们变成现实,我非常希望它们能成为未来研究者的一个起点。”

“人类最重要的进步,依赖于科技发明,而发明创新的终极目的,是完成对物质世界的掌控,驾驭自然的力量,使之符合人类的需求。”

“电给我疲乏衰弱的身躯注入了最宝贵的东西,生命的活力、精神的活力。”

“思想在孤身一人、不被搅扰的独处时变的更加敏锐、更加活跃。外界对我们的干扰会使创造性思维变的残缺不全。孤独,就是发明的秘技,心生孤独的时候,就是想法萌芽的时候。”

“我的研究项目,已经走在时代前面太远了。”

“在上帝面前,我们都一样聪明。”

“我利用了宇宙射线,并且使它们操作一个成为原动力的设备。”

“一开始,我会经常压制自己的爱好。然而,逐渐的,我可以将个人爱好与意志控制结合起来。这样过了几年,我不仅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意志,甚至可以以游戏的心态控制自己的爱好,而有些嗜好其实足以毁灭意志最坚强的人。”

“空间是可以劈开的。那将会得到什么?我记得我也曾这么想过,撕开空间,看看外面到底会怎样?一层,还是几层,还是怎样?”

“如果你想要通达宇宙本源真理,就要开始思维一切和能量,频率,共振有关。”

“如果科学界开始研究非物质领域的现象,这一个世纪的进步绝对会更超越过去所有的记录。”

“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我的这种生活方式使我丧失了很多人生乐趣,有点苦行僧的味道,但它却让我延长了生命,而且通过这种自我克制,我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

“事物总是创造于天才的头脑,而非自然。即天才总是在事物真实存在之前就已在头脑中形成关于它们清晰图象。”

“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更近距离的接触,更好的理解之间的个人和社区都在地球,和利己主义和傲慢,总是倾向于把世界陷入原始的野蛮和冲突的消除…和平只能作为一个自然的后果,普遍启示……”

“如果你想知道宇宙的秘密,就用能量、频率与振动来思考。”

“当无线可以被完美的应用的时候,地球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大脑,本质上,所有的事物都是真实而富于韵律的整体(一致性),我们可以无视距离阻隔彼此间即使通讯,不仅仅如此,即使相隔万里,我们还可以通过电视、电话看见听见彼此,就像我们面对面交谈一样完美,我们实现这种设想的采用设备与现在的电话相比也会惊人的简单,它甚至可以放在背心口袋里。”

漫威电影《黑豹》经典台词

“ 智者造桥,愚者筑墙”

“选择漠视一切是错误的!”

“东西还能用,不代表不能再升级!”

“一个男人如果没有让小孩准备好失去他的父亲,那就是个失职的爸爸”

“这里是瓦干达?不是,这里是迪士尼!”

“别让父亲的过错影响你,你可以自己决定要成为怎样的国王”

“很快的,这个世界的国家就只会剩下征服者与被征服者的差别”

“帮我葬在海里吧,就像那些跳海的祖先们,因为他们知道,死亡比受囚禁还要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