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首取材自梁译莎士比亚十四行十四字诗

十四首取材自梁译莎士比亚十四行十四字诗

最美的风流 用饥馑做燃料:饕餮罢!

音乐的甜与苦:和谐而孤独的夫妻。

我的星象学从你两眸预报流星雨。

时间的利牙,把一切美镌刻在诗额。

笨拙,忘了戏词的野兽:我用眼求爱。

稀世乐:稀松平常的珠石在你颈上。

夏风吹破野蔷薇的颜色,炼出香液。

我的诗,宣示我的名字,陈衣变新裳。

斑衣小丑:对路人我廉售贵重情感。

人间闲话:世界口中—一诽谤的深渊。

帝王的炼金术:妖怪成天使,坏即爱。

激情诗注

激情诗注:此四诗根据圣经公会一九六七年在香港发行的和合本中译圣经里马太福音一篇,圈字 重组而成。巴哈有《马太受难曲》。构思这些诗时,我因手疾、背痛数月,不能使用计算机或提 笔写作,兼又脚伤,身心交瘁,困顿中只能以此「半S动写作法」将受难(passion)转成另一种passion (激情/热情)。既再生马太福音已有之文字,也企图再生、复活自己身心的力量。标题译作英文大概是 Four Poems of Passion According to Matthew。

四首根据马太福音的受难/激情诗

四首根据马太福音的受难/激情诗

虫子咬锈你的心,你全身黑暗,你里头的光,暗暗纺线,如花一朵,野地里一天一天,剌你的眼,把珍珠叩开。

凡人没有一个有异能,你们吹笛,你们跳舞,也吃,也喝,有耳可听,行坐街上,招呼同伴,有甚么比这最小的事好呢?

把我的头放在盘子里,叫木匠擘开锁住的忧愁,叫女子们在前跳舞,舞开复活的口,给它吃饼,吃鱼,吃满篮的海风。

去海边把大大小小的银鱼,钓上来,照亮,百只羊中,那一只迷路的羊的路,给世上的孩子们欢喜。

新港(sinckan),指新港社

注:此处新港(sinckan),指新港社,为十七世纪中国台湾原住民西拉雅族四大社之一,在今台南新市一带。新港社为中国台湾最早接触西方文化的区域。一六二六年,荷兰人在新港兴建教堂传教,并以罗马拼音书写其语言.,一六三六年五月,第一所学校在新港建立,约有七十个男孩,六十个女孩入学。一六三九年十月,荷兰中国台湾长官范得堡(van der Burg)在写给总 督的报告中,提到新港社总人口数一〇四七人,全部男女及小孩皆受洗,其中一 一九对夫妇 依基督教典礼举行婚礼。而其实西拉雅族传统宗教与相关习俗仍头固地存在于其生活中。荷兰地理学者Olfert Dapper于一六七〇年出版的《第二、三次荷兰东印度公司使节出使大清帝 国记》中,描缘了一位苏格兰人David Wright所述西拉雅族年中的一些节庆。此诗所写西拉雅族女巫(尨姨)朥淡‧大甲(Tiladl Tcaka)的祈雨祭,即其一。Dapper说Wright在中国台湾停留若干年,直至荷兰人退出中国台湾(1662 )之前。参阅翁佳音, 〈西拉雅族的沉默男性祭司:十七世纪中国台湾社会、宗教的文献与文脉试论〉(中研院民族所 《族群意识与文化认同:平埔族群与中国台湾社会大型研讨会论文集》,2003)。

喷出一串又一串水的烟火

也给你们琼桨玉液,喷出一串 又一串水的烟火,看我的私处多慷慨而神的公开的一人乐团,随着我手指的抚摸,拍打,伸入抽动,奏出种种奇妙的音乐。跟着 我的呻吟呻吟,跟着我的吶喊吶喊 你们也要赤身裸体,跟随我登上,光溜溜的天梯,到达神灵的唇的舌神灵的鼻的额的脑,像一棵枝枒丛出的巨大水树从神灵的天庭盖喷出:集体的狂欢,集体的高潮。我躺在屋顶,丰富厚实得像一座山一座海,快抬我到下面公廨里,让我喝更多酒,泄更多尿。摘下覆在你们心上最后一小块调酒器,自动供饮机,给神灵 也给你们琼浆玉液,喷出一串 又一串水的烟火,看我的私处 多慷慨而神的公开的一人乐团 随着我手指的抚摸,拍打,伸入抽动,奏出种种奇妙的音乐。跟着 我的呻吟呻吟,跟着我的吶喊吶喊 你们也要赤身裸体,跟随我登上光溜溜的天梯,到达神灵的唇的舌神灵的鼻的额的脑,像一棵枝枒丛出的巨大水树从神灵的天庭盖喷出:集体的狂欢,集体的高潮。我躺在屋顶,丰富厚实得像一座山一座海,快抬我到下面公廨里,让我喝更多酒,泄更多尿。摘下覆在你们心上最后一小块遮阴布遮阳布,带着一颗全然潮湿的心回去淫荡你们的姊妹女儿,兄弟,邻人,路人,和他们行淫交流,挨家挨户饮酒直到天明 为了带给我们丰年的雨水。我知道 他们将把我流放到诸罗山,流放到巴达维亚。但我将回来,每一次大雨下降时你们将看到我回来……

新港• 一六六〇 Tiladam Tuaka 的祈雨祭

新港• 一六六〇 Tiladam Tuaka 的祈雨祭

来到我这里之前你们要斋戒禁欲,留意梦境以及鸟鸣。妇女们要摆献铁刀,刈除野草,篮子里放好戴的帽子,小陶罐,手环 臂环,向神灵祈福。男人们要献上小米酒,蒸饭,槟榔,荖叶 猪肉,祈求你们刀箭与矛锐利,然后你们要带着酒来,大声欢呼向着我。我Tiladam Tuaka。我们西拉雅族驱邪的祭司,神灵的女儿,让曾受红毛牧师洗礼的你们身心重新荡涤受洗的真正施洗者。

献酒!你们双手各举起一大罐酒 否则神灵不喝!神灵很快会带 我到天上,穿过一条光之阶梯一条脱光衣服,一丝不挂才能贴身稳立,步步登上的天梯,给我酒喝,看我发光的上体,看我发光的下体,看站在公廨屋顶上张开如喷泉的我的私处,你们的猪肉让神灵吃得饱又爽,现在他们渴了,要我像猪母泄尿,把喝下的酒全部尿出来。神灵说我放一座山的尿,他就赏赐我们一座山的雨,我放一座海的尿,他就赏赐我们一座海的雨。快给我酒喝,给我酒喝,让尿山尿海,带给我们丰年。我的喷泉是自动调酒器,自动供饮机,给神灵。

淡水‧一七二一备注

淡水‧一七二一备注

注:康熙六十年(1721)五月,在台闽籍移民朱一贵与粤籍杜君英率众合攻府城(今台南),进入府城后,两股势力利益分配不均,遂发生冲突。闽众围攻杜氏,杜氏率粤人遁往北路,沿路残杀闽人,半线(今彰化)上下,多被蹂躏。六月,闽人纠党数千,至下淡水(今屏东),图并粤庄,连日互斗,各有胜负,后粤庄竖大清旗,闽人溃败,迭遭截杀,群奔至下淡水溪,溺死无算,生还仅数百人,粤人则有一一二人死伤。此为台湾史上首次闽粤分类械斗。

淡水‧一七二一–第一届中国台湾区运动会团体械斗大赛

淡水‧一七二一–第一届中国台湾区运动会团体械斗大赛

报名资格:居住满一日之移民(组队参加,不接受个人报名) 。

报名队伍:闽队(人数万余;领队:朱一贵),粤队(人数万余;领队:杜君英) 。

比赛地点:下淡水溪流域及其以北地带。

比赛时间:一七二一年五月、六月。

比赛办法:器械自备,刀枪棍棒针筷牙齿指甲皆可,死伤一人失一分比赛成绩:

 

闽队

初赛 (地点:府城):-380

复赛 (地点:半在线下):-2250

决赛 (地点: 下淡水):-4570

粤队

初赛 (地点:府城):-1860

复赛 (地点:半在线下):-465

决赛 (地点: 下淡水):-112

优胜。

五妃墓‧一六八三

五妃墓‧一六八三
我们躺在这里,五个人,五张嘴 透过历史,你们听到的却是一个声音,被男性之手调配的声音 你们先听到我们所侍的宁靖王说:「孤不德颠沛海外,冀保余年 以见先帝先王于地下,今大事已去 孤死有日,汝辈幼艾,可自计也」 他雄伟,声弘,善书翰,喜佩剑却沉潜寡言,勇敢无骄。二十七岁他父祖的帝国崩溃,随福王鲁王,唐王桂王一路南下,换领帝号如车号,由厦门而金门,四十七岁来到这新名为东宁的岛国中国台湾。
我们随他在竹沪拓垦荒地数十甲采菊,抚髯东篱下,悠然见波浪的确是安宁的乡土。而他说他不 降清的顺臣,六十六岁他要殉国: 「我之死期已到,汝辈或为尼或适人,听自便!」然后是我们五口 同声:「王既能全节,妾等宁甘失身,王生俱生,王死俱死,请先赐尺帛,死随王所。」我们相继自缢于中堂。据说次日他悬梁升神前,先将我们葬于魁斗山后烧毁田契,把土地全数还给佃户 我很想说我不想死(你们猜这是谁的声音,袁氏,王氏,秀姑 梅姐,或荷姐?)我很想伸手拦一截未尽燃的田契,在这里继续种田时花,直到老树垂荫,芳草 碧绿,或者,为了让后来的你们 仍保有一个五妃里,一条五妃街 并且在夏天,逛过五妃庙后和喜欢的人一起牵手到附近街上 吃杏仁豆腐冰,我愿意一死—但让我在赐给我的帛上写「我怕」 我怕墓上的碑铭让你们以为 「从死」是唯一的美德,我怕 你们觉得庭院里摇曳的都必须是 忠孝节义的树影,伦理的微风 我们躺在这里,不封不树,我们是 后来城市后来体育场后来街道后来 车声人声的一部分,而1个声音 提醒你们我们是复数,也是单数。

一六二八年西班牙人占领淡水

一六二八年,西班牙人占领淡水,在散拿(senar)社原住民所在地筑「圣多明各」 (Santo Domingo )城,即今红毛城。一四九二年,哥俭布登陆今加勒比海区多米尼加西北端,将整个岛命名为西班牙岛,一四九六年在岛上南边建立圣多明各城,为欧洲人在新大陆所建第一个永久殖民地。Santo Domingo ( 1170-1221),为西班牙天主教圣徒,多明哥修会(正式译名为「道明会」)的创建者。随西班牙军至淡水的道明会士,在淡水建立了第一所教堂,名「玫瑰圣母堂」。一六三六年,淡水原住民叛变,焚毁原以木头筑成的圣多明各城,次年西班牙人以石材重建,完成后不夂,于一六三八年接获菲律宾总督之命令毁城撤军。荷兰人攻占北台湾后,于一六四四年动工重建,命名为「安东尼堡」(Fort Anton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