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方形糕

一块方形糕

一如千娇百媚之各方形体其妙感易难言耳,如块块美化转化人心求人网色中不困于目,千块方此幻觉现世人幽之细蓝空实之拙口,娇美此形容不出味道幽思丰之于意授吾人,百化幻容雠食其趣同乎情色秘发蜜函令悦,媚转觉不食六喜大看见有风神散下甜糕屑,之化现出其喜方飞出不复为一体天示此糕,各人世咮趣大飞翻转如无形啊具现酥爽之,方心人道同看出转为物实一在在皆显其美,形求幽幽乎见不如物视神经隐现灵彩体味,体人之思情有复无实神觉乃理感性多通地,其网细丰色风为形一经乃味道美;且丰满妙色蓝之秘神一啊在隐理道觉得其缤纷如 感中空于发散体,在现感美得多重务态多,易不实意蜜下天现皆灵性妙其重耋娇妙声,难困之授函甜示酥显彩多且缤姿娇泛飞鸟,言于拙吾令糕此爽其体通丰纷态妙飞斜下,耳目口人悦屑糕之美味地满如多声鸟下搭。

厨圣

厨圣

你享有特权,在耳聪目明,未及耳顺之年就被我称为圣,因为你在我家厨房打杂兼差三十余年,在为人师为人妻为人母之外。你精通应用数学,擅长把厨余剩菜,加上冰箱里保存的前朝或前周古物,重新排列组合成下一餐未必佳的家肴,真是崇尚环保,爱用厨剩的厨圣。你爱放、爱吃辣椒(而我怕吃),遂让你一党肚大,美味独吞,或者因我不敢多夹菜,造成残局残垒隔餐继续苦战的局面。你家学渊远,把令尊令祖私房的卤牛肉、面疙瘩进口到花莲,让我们一家三口,闻味即滴水餍足之后,全身幸福满账得起疙瘩。知我不喜也懒吃水果你囤积了各式果菜机,独出配方,把于我是种种苦难的果实聚合榨成其味难辨,妙不可言的流汁。你也许觉得「厨圣」这称号不顺耳,我可以改呼你为「圣阿芬龄」圣哉,因你让吾人令齿(也就是美齿)留芬香,并且每日唠叨如悬在厨房窗口的,啊!风铃,叮叮当当,响彻天下。

圣方济向鸟说教

圣方济向鸟说教

方会长,方济会的创始者,阿西吉的圣方济兄弟:十三世纪你家乡意大利的荒野是什么样的荒野?那形形色色的飞鸟穿怎么样不同的衣服,唱什么样不同的歌,让你情不自禁为它们准备了一堂美丽的课,一次开风气之先,愉悦专注又自由自在的户外教学?它们当你的听众,你以荒野众鸟为师,让你在二十一世纪同时成为荒野协会 赏鸟协会,和环保联盟的名誉会长那一天阳光灿烂,你走在阿西吉郊外 山路上,行过小桥,来到一棵绿色大橡树下,在岩石上小坐休息,俯看眼前深谷。你听到后面橡树林中传来,一只知更鸟快速甜美的歌唱,彷佛一条流动着许多稀世珍珠的轻快小溪:戴着漂亮黑色便帽、胸部橘红色的我们的鸟兄弟。你真希望你头上戴的不是修士的头巾,而是跟它一样的黑帽一只鹪鹤跟着大声鸣唱,急旋,彷佛被天空的透明嫩枝弹来弹去,真滑稽的小红鸟!班鸠姊妹也咕咕地低哼,然后你听到我们黑顶莺姊妹反复多彩的吟唱,啊我知道了,花腔女高音就是这么来的。

它引来了更多鸟的歌唱,你甚至听到你在梦中听见的黄鹌鸧长笛般澄亮的鸣啭,歌声耀动如夕暮中宝石之光的吮蜜鸟,以断音咏唱的我们的噪刺莺姊妹……它们的歌声汇聚成一座飘满 各色惊叹号、逗号、分号、句号、冒号单引号、双引号、删节号的声音之岛悬浮于碧蓝的天空之海,宇宙的唱诗班宏伟至美的赞歌。赞美什么?赞美造物者赋予它们喜悦与自由,用色彩与旋律,和天地,和祂说话,而祂和天地也回我们以色彩与旋律……

你忽然从岩石上跃起,走到橡树影 游动的路中央,展腰,抬头,像一个耳目心灵刚刚接受美宴招待的客人敬立着准备发表谢辞。你望向两旁橡树间歌唱的鸟儿们,它们都静默下来骄傲又谦逊地摆好受奖、听讲的姿势「亲爱的鸟兄弟姊妹们。」你开始说了

「感谢你们用天使的语言,无言的音乐协助我印证祂透露给我们的真理。祂给你们灵活飞翔的翅翼,给你们天空大气,云彩,风,日月兄弟,星辰 姊妹,做你们的向导和交通标志。祂给你们色彩缤纷,造型各异的双层三层羽毛衣,虽然你们不知道如何缝纫或编织。祂给你们高树,绿草青苔为巢,给你们溪水和泉水止渴 安排好你们喜欢的食物,你们不用耕种收割,也无须刷卡或付现。祂爱我们,教我们感受这世界的美与喜悦领受神游的逍遥……啊,你们继续歌赞祂吧,以各色各样的音彩,以一张张不同图案、不同邮戳,飞向四方的鸟类邮票,以万物、虚实、真幻间无远弗届,实时通、超链接的爱……」

圣安东尼向鱼说教

圣安东尼向鱼说教

透过马勒十九世纪末谱写的《少年魔号》歌曲集听到你,向鱼说教的故事:从家乡里斯本,来到意大利的方济会小兄弟安东尼。26岁的你在三千修士,齐聚的阿西吉「草席大会」,见到了39岁的圣方济。你们席地而睡,着粗布衣,赤脚以贫,以传道、助人为乐。你应该听过他向鸟说教的妙事 (或许你们可以用各自能通的鸟鱼之语对话)。他请你启蒙后学。你且主动向异教者宣道,教堂内你声音宏亮,教堂外他们充耳不闻。你走到河口渔船上的渔人视你为无物,你对着出海的水流讲话,滔滔不绝,正如水流。忽然间跃出一条梭子鱼,悠哉地穿梭水面它一边洗耳,一边竖起身子恭听,如一具被热情的火箭推动,准备升天的航天飞机。徊游返乡的鲑鱼也来了,还有怀着鱼卵的鲤鱼,滑头油面的鳗鱼,举止优雅的鳟鱼。它们兴奋地围绕着你,彷佛光天化日下等候夜市的叫卖,以及随后的抽奖。横行的螃蟹,龟速前行的乌龟,也从海上缓缓来到。你微笑地对它们说:「我不卖东西,只送你们礼物,那每日给你们三餐宵夜,让你们享受与河水、海水之欢的天主,要我转赠你们的圣言。祂给大自然一间巨大的更衣室,让汝等众鱼挑选一件各自喜欢且全然合身的泳衣兼礼服。你们当用最曼妙的舞姿,最愉快的心情,赞美主!」鱼儿们听了张大眼睛,开口称好,争相摇晃身上的鳞片,鳞声如铃声雷,海啸般一波波传到海上,那些已出海的渔船纷纷转头回航,渔人们敲着船板,用每一根手指按「赞」,渔船上刚被他们活鲜鲜切出来的一片片鲔鱼,旗鱼生鱼片,也拼命连体复合,如获重生地跳入水中,共赴盛会。

清朝

清朝

把成攻变失败,把企图复明者彻底变失明,叫人不得不满意、不悬挂的旗花异草。

在岛上留下大大小小的延平郡王庙,让你在庙前,榕树下喝青草茶,并且在回家后看一出出格格响,娘娘腔的宫闱连续剧。

在教科书上用一条条辫子般晃来晃去的,不平等条约,让学子们头晕眼花—东倒西歪,振翅乏力的一只腐败的蜻蜓。

直到被倾巢而出的革命者的枪声吓毙,被飘洋过海,移花接木的反革命者把搬过来的故宫,绸缎剪成旗袍,招摇过新铺的中山路、中正路两旁的行道树。

然后一清早,我们听到南腔北调,如梦似幻,众口齐发的万岁。

元朝

元朝

大口大口吃肉,大口大口喝奶,喝酒 大雪初融的草原上,快马 奔驰,向西,向南,向东,跨过洲际线,跨过长城,把一滴一滴巨大的热汗,滴在世界地图,滴在第一次,由永恒的火焰熏炙出的体液,黏合起来的中国地图:成吉思汗,窝阔台汗,忽必烈汗,没有错,像口出粗话的恶少的体臭,侵入你们典雅秀丽的,诗文的闺房,俚俗它,非礼它。在勾栏瓦舍混生出元气淋漓的生之杂剧:汗味与香气的交媾。

唐朝

我们走在唐人街。在韩剧日剧里,片断温习散失的大唐文化,礼乐,电子报上读到他们选出第一位女总统,乍然想起我们独一无一的女皇帝武女士,日文杂志里平假名如岸边细草被微风,吹动,逆流而上把我们带回草圣,连绵如腹泻的肚痛帖。长安不见,使人长不安。留学生,学问僧,传教士,商人,使者。壮盛的唐像饱满的蚕,缓缓吐丝,穿过丝路把丝绸,瓷器 铁器,银器,金器,铜镜,造纸术 印刷术吐向西域,吸回来葡萄,核桃 胡萝卜,胡椒,胡豆,胡乐,胡服以及信仰伊斯兰教的黑衣大食的伦理学,语法学,天文学,算学航海术……虽然他们的教主说过:「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 我们在棋盘状的京城竖立不同宗教的寺庙,礼拜堂,碑塔,以这些色彩造型各异的棋子,进行万国棋赛长安一片月,万富数钱声。公孙大娘在宫廷,在街坊舞剑器,健舞妙姿胡旋女在棋盘上击鼓急旋,纵横万转如回雪飘鹞。公开竞技的百戏,杂技跳丸、吐火、吞刀、筋斗、踢毯……虚实秘连的传奇:游仙窟,南柯梦黄粱梦,西厢云雨,倩魂小玉……我们走在岛上北城长安东、西路的 交会口,向北是通向小巨蛋体育馆,当代艺术馆市立美术馆酒泉街,敦煌路垃圾焚化场淡水河的捷运线,向南是通向火车站立法院中央银行,总统府职业围棋协会历史博物馆的,市民大道凯达格兰大道。闻道长安似奕棋。春寒入浴北投硫磺泉,夜店美眉劝我们进酒,君莫停……

魏晋南北朝

魏晋南北朝

清谈。闲坐。随意玩手机 上网。四通八连,混乱 堆栈的脸书里,只记得你的脸。倒立观天,以 形下学为形上学。秉烛 夜滴油,在男/女同志身上。月明心虚,虚心 以待寂寞随稀星稀释。游山。玩水。游手。不好钱。为赌而赌。为乱世而不伦。AV女:优。三明 (主义):不治。明天不如今宵,明白不如装傻明星梦不如暗爽。知音。不用耳机。作乐。无弦琴。两党政治。什么东西。

秦朝

秦朝

还没到清朝(是秦哪!),很接近支那,CHINA:以你的朝代为名,有一朝会从大写的中国,转成青铜器、铁器之外小写的瓷器。何其易碎之物。始皇帝中国第一个皇帝,求仙求长命药的你 寿仅五十,你的帝国不过十五载,宽不及传说中你的阿房宫,遑论与已然成形的万里长城相比。焚书,坑儒,你发动让后世师法的第一次文化大革命,唯留医药卜筮种树之书,鼓励大家学医、算命赚钱,提倡绿色环保概念。你率领你的兵马俑转入地下与时间作战,在你的陵墓内酝酿,大规模的宁静革命,以严明的军纪森然的秩序,等待两千年后破土而出,再惊天下。

周朝

周朝

你的圆周至今无远弗届你的圆心是宁静,无邪的台风眼,以西,以东,以春秋战国为半径,爆开百家争鸣,穿越时空的知识的暴风圈。 Confucius says就是子曰,有朋自远方来访不可道 不可名的自由大道,不亦乐乎 学无用、无为而时习逍遥之以游无穷,不亦悦乎?自行束修(也就是带着十条肉干) 以上(来留学的),吾朝未尝 无诲焉—无论是政治学或营养学。治大国若烹小鲜,烹小鱼可以用治大国的方式,混以前面所收的腐儒之肉,荀子的笋子,加上墨家的 墨鱼汁,名家油腔滑嘴的口味 以纵横家纵横交替之锅铲法料理之,美味其周全矣。你的 子民日出而作,在圆周上半的 「田」中耕耘。你的子民日入 而息,用圆周下半的「口」 随兴歌唱:郑风、卫风、幽风 周南……诗三百中最好的诗歌 道是虚的还是实的?天是圆的 还是扁的?他们周而复始问这些问题。你以周而复始 不断被世界翻新的一波波 思潮,圆满地回答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