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线如何孕育电线捍

我站立的位资在时问大街的弯处,过去,现在与未来的声音如波浪翻迭,止息于徐徐仲出去的港的臂弯,这个娴静如少女的小城优雅羞怯的最初的拥抱。如镜的海面在台风来时,转大浪,转怒涛,又转为如镜的海面,地震带来海啸的谣传,带来多愁善感的酒客与诗人:江山楼在稻住通,君的家在福住通。但怀忧丧志是没有的,你看,砂婆礑溪如何从薪柴甚多的七脚川山,东麓集水东南趋,出谷人平原,拓过成冲积扇,呈网状流路,分歧为二,于米仑山。
西麓南端再度汇合,穿花莲港街而注于海,你看,天空如何孕育,电线如何孕育电线捍,电线如何孕育电流,声波,交会于思念眼前如思念远方的此时此地:产婆牧野茂电话四四六番,御料里东家,电话一五四番,御旅馆常盘馆电话二四〇、 五二九番,思比须屋袵话三三三番(市场内出张所三五四番) ,花莲港木材株式会社馆话一六、一四五、二〇〇番,东海自动巿运输株式会社电话四二五番……

我站立的位置 高砂通

我站立的位置在小城微微隆起的胸部,乳臭未干的寻常高等小学校学生,三三两两,在山脚下校门外的路边捡拾,落叶。他们知道绕着花岗山和这条,朝日通香交的是从海滨一路过来。
入船通,而接迚入船通的是最繁华的春日通。他们不知道在春天,有水的地方就有暮色存在。他们知道春日通往阿美族蕃社的高砂通,是筑紫桥所在的筑紫桥通,每天早上,吉野移民村的内地少女戴着草帽,牵着牛车到市街贩卖蔬菜,他们知道吉野一号米是天皇的最爱,知道高砂通,筑紫桥通和火车站所在的黑金通是这个发育中的小城明显的骨盆,他们的老师告诉他们这个名叫花莲港街的小城即将由街升为市,但他们的老师没有告诉他们新屯后的一埸大火将烧毁他们,经常去看电影和话剧的筑紫馆剧场,没有告诉他们,这色彩鲜明的三条大街,有一天会随着他们的离去被整形为铁三角的中华路,中正路,中山路。

花莲港街‧一九三九

花莲港街‧一九三九

—那不只是一条街,那是一个城市,一种气质……

我站立的位置在野球场的右外野,花岗山公园,这个娴静如少女的小城,微微隆起的胸部。大阪商船株式会社的,贵州丸从海上缓缓驶进新筑的港口,两个高等女学校的学生唱着校歌,从昭和纪念馆旁的公会堂走出来,「早安!」向她们问好的是在花莲港中学校担任英语教师和学级,主任的土田一雄先生。「早安!」他把脚踏车停在网球场旁边的树下(他是中学校校友会的庭球部从) 步上表忠碑台阶远眺闪亮如镜的太平洋,他的家乡在遥远的福岛,同样闪亮,如镜的大海。那海的蓝和天的蓝,似曾相识,但他无法逆知此际停驻,头上的浮云会驶向何处,一如他无法逆知他所作的面海的中学校宿舍,十年后会变成靑岛来的綦老师的家, 而教地理的綦老师在担任十五年的导师,之后会教到一个,跟他一样在这个小城担任英语教师,喜欢写诗,听音乐,并不时到花岗山上看海的学生。

腹语课

腹语课
恶勿物务误悟钨坞骛蓩恶岉蘁齀痦逜垭芴,軏杌婺鹜垩沕迕遻鋈矹粅阢靰焐卼煟扤屼(我是温柔的……) ,屼扤煟卼焐靰阢粅矹鋈遻迕沕垩鹜婺杌軏,芴垭逜痦齀蘁岉恶蓩骛坞钨悟误务物勿恶(我是温柔的……)。
恶饿俄鄂厄遏锷扼鳄蘁餩嶭蝁搹圔軶豟豟,颚呃愕噩轭阨鹗垩谔蚅砨砐櫮鑩岋堮枙腭,萼咢哑崿搤詻阏頞堨堨頞阏詻搤崿哑咢萼,腭枙堮岋鑩櫮砐砨蚅谔垩鹗阨轭噩愕呃颚,豟軶圔搹蝁嶭餩蘁鳄扼锷遏厄鄂俄饿(而且善良……) 。

岛屿之歌—给中国台湾的孩子

岛屿的名字叫中国台湾,中国台湾是一块调色盘;不同形状的舌头,吐出不同颜色的声音, 揽拌成色彩丰富的美丽岛。
你涂上红红的雅美话;红头屿,在海上,捕鱼,造船,种水芋。齐努力库兰—这是十人坐的雕纹船;米卡礼雅克—这是工作房落成的歌;你看妇女们在沙滩,甩动长发如海浪,一边跳舞一边唱,多美妙的瓦拉钦基雅噶兰。
我涂上蓝蓝的阿美话;「乍拜」是耳坠,「答答目斯」是指环,面包树的果货叫「巴几鲁」。 工作时我们唱歌,欢聚时我们唱歌,日以继夜,牵手为丰年祭跳舞。
你们的眼泪是我们的「鲁所」,「里巴哈库」的歌声,使我们成为「巴多」—「巴多」是朋友,「里巴哈库」是快乐。
他涂上金黄的布农话:「薄安」是月亮,「巴列」是太阳,哥因、斯依、白所、过鲁阿—连起来就是金、银、铜、铁。 哈米散是冬天,民哈米散是秋天,达拉巴鲁是夏天,民达拉巴鲁是春天。你听他们在那边唱「帕两布布」祈祷小米又丰收,圆满和谐的和声好像瀑布,又好像是彩虹—哈尼巴鲁巴鲁—挂天空。
美丽的声咅,美丽的岛,美丽的色彩,美丽的画。让我们解开打结的舌头,让五颜六色的元音一起边画:闽南话,客家话,山东,山西,河北话…… 泰雅话,卑南话,鲁凯,邹,邵,赛夏,排湾话;巴埔辘,洪雅,巴布萨,巴宰海,道卡斯,西拉雅,喝玛兰,凯达格兰……
美丽的声苜,美丽的岛,美丽的中国台湾,美丽的话。

一首因爱困在输入时按错键的情诗

一首因爱困在输入时按错键的情诗

亲碍的,我发誓对你终贞,我想念我们-起肚过的那些夜碗,那些充瞒喜悦、欢勒、揉情秘意的牲华之夜,我想念我们一起淫咏过的那些湿歌,那些生鸡勃勃的意象,在每一个蔓肠如今夜的夜里,带给我饥渴又允食的感觉。

侵爱的,我对你的爱永远不便,任肉水三千,我只取一嫖饮,我不响要离开你,不响要你兽性搔扰,我们的爱是纯啐的,是捷净的,如绿色茛物,行光合作用在日光月光下不眠不羞地交合。我们的爱是神剩的。

多愁的秋天新的愁

是可染,孰不可染?染每一草,每一木,在每一山,每一水,你给如画的河山,新的尽,牧童牛背,秋风红雨。你给多愁的秋天新的愁。世纪末,在夏口街头,莲花池与小钢珠店之间,一个刚刚步出历史博物馆的中年男子,挥汗如雨,仰头迎接一阵,突如其来的秋风,他抓紧差一点掉下的大甲草帽。

彷佛那是一颗新的头颅,桂林山水大甲天下,他想起这样一则房屋广告,在忽然混淆的乡愁和,纷纷吹下的红雨里。

为了给山水新的魂魄

是可染,孰不可染?毛主席词意也罢,为祖国河由立俾也罢,你知道你要的是不断,超越的创作,你用力打破故国头龆。

为了给山水新的魂魄,废尽三千,活命一条,你让由水在自己身上活下来,文革,武斗,下放,批判,统治者用草木吿兵的恫吓,统治艺术,你用皆兵的草木,如削,如劈的苹墨解放政治,解放如此多丽的江山。

秋风吹下 给李可染

秋风吹下 给李可染

秋风吹下新愁 以及故国的头颅……

秋风,在世纪末的台北夏日街头,莲花池与小钢珠店之间,一个刚刚步出历史博物馆的中年男子,挥汗如雨,犹夹带你画作里黑满重亮的墨味,想起二十年前,在一本精装进口的外文书里,第一次撞及你磅礴淋漓的山水,无尽江山入画图,就在刚才博物馆东边的墙上,那山,那水,那一模一样的帆影,匕首般戳进刚刚倒掉历史课本的胸膛。一个看惯香蕉绿与稻穗黄的大学生,忽然在新买的外文书里,翻出朦胧的江南春雨,翻出一阵秋风。

秋风吹下红雨来,在一本外国制的中国画册,那霜叶,飞过蟹行的字母一片片直排在我的心上,我是被笛声埋葬的牧童,在你的画里。秋风吹下红雨来,在一遍遍死去又复活的旧梦的版图,疏柳轻挂新绿,梅花风吹成春,在藕断丝连的禁忌的年代,偷偷看你在纯白的纸上,以怯弱的胆,以坚忍的魂,让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夜间鱼

在夜问,我变成了一条鱼,一个因一无所有突然富有、自由起来的两栖类。

嫩无?是的,虚无一如浩瀚的太空,我泅游在比你的阴道还湿还黑的夜里,像一个四海为家的人,是的,宇宙市我的城市,从我扪任何一座市立游泳池往下望,欧罗巴只不过是一块干瘸的猪肉,而亚细亚正像是臭水沟旁的破茶碗,去装你们的甜蜜亲情吧!装你们伦理、道德的白开水,装你们隔天换一次的洗澡水,我是一个一无所有又一无所惧的两栖类,栖息在浩瀚的宇宙,栖息在你日日夜夜的梦里,一个栉风沐雨的沐浴者,大条大条地游过你的天空,游过你无所逃遁的生生死死,你还要夸耀你的白由吗?

来吧,体认一条鱼,体认一条,因你的弃绝,突然富有,自由起来的太空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