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夫人的情人

魔术师夫人的情人

我如何向你解释这幅早餐的风景橘子水从果树上掉下,跟着小河流到杯子里来三明治是两只美丽的公鸡变的钻出太阳的总是蛋壳的另一端,不管多重的月亮味道桌子椅子刚刚从附近的森林砍下你甚至可以听到叶子的叫声那些核桃也许就藏在地毯下面,谁知道呢!

只有床铺才是稳固的,但她是那么的欢喜巴哈的赋格,因人们多疑而善变的这位 魔术师夫人。你只好彻夜,学她不眠地遁走 (追在后头累得半死的十九是我……) 我恐怕睡醒后她还要弹风琴,喝咖啡,做美容操 哎,谁晓得帽子里煮的是不是咖啡 下一只饶舌又爱卖弄诗句的鹦鹉,不定,就轮到我

陈黎的精选 月下

月下

应当听钟声深绿地在颤抖的叶中颤抖渗透而出的是月光,不怎样旋律的月光穿过参差的枝桠阴影,阴影感觉冰而滑的指头,移动间断的一些白键黑键……

「四更过了,冷啊。」初落发的和尚在井湄打水拉起一截湿了的衣袖他的庙宇,单寂地站在一边

你不要以为月光没有脚

你不要以为月光没有脚轻轻它踢开铁门,去占领最高的一个窗口丝质的胸衣刚刚坠落玛奴的男人不在家它开始走下墙壁,跨过一张 年轻军官的照片停了的时钟在一旁。枕头。绣花巾。用剩的冷霜不小心它碰倒一面银盾。模范母亲一些灰尘跟着卸下月光,月光它居然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