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序注

兰亭序注

酒字写得饱满,鹅字写得歪斜,他执意如此,兰亭之后还有什么讽谕能取代,蘸酒的书法。

起笔举杯,酒卒于醉,鹅步而来的鹅,风雅自若全然是舍我其谁的鸟。

 

他招宴诸贤,饮之以饱满,馈之以歪斜,正合我辈一身俗骨,若不鹅步而去,又当如何。

注:一九八一与朋辈访绍兴;游渝园、禹庙、鲁宅;至兰亭,酒兴大发。迨诣秋瑾故居,肃然良久,觉先此所游一切均为俗物,自已亦是一身 俗骨,有什么资格飮绍兴之酿?即兰亭诸贤岂不亦俗如鹅辈?因写此诗自嘲。

 

弃笔

弃笔

我写,因我生为造物者之笔,却又是墨尽即遭弃的那种。

天命如此,则一切由祂作主了。

我们虽是总角之交,而祂有造物者的权抦,我不写一词赞祂,亦不怨祂。

因美女亦渠所造,美女写尽,不弃笔又当如何。

渊居

渊居

木叶落了,底楼返暖,乃思,变色龙之冬藏。

迁迭迭故纸而下,砌成危崖,所谓千层书壁,龙在渊居。

 

而留一窗口,予生机之爆布,阳光,泄下,深渊清澈。

读线装书有衣冠之累,不裸泳,又当如何。

草原上 观天象

草原上 观天象

仰卧在大草原中央,定睛望着夜空。天蓝奇深星芒奇清,便觉得是俯泳在无波的湖上。

深中有情致,清中有暖意,我划动,浮凫的快乐,谅它亦不过如此。

而在最深处,湖中亦有北极,北极有星。

其芒如昙花,北极星是宇宙短促的昙花,只有在大草原仰观天象,才能悟到。

夜雨

夜雨

在草原上收到上苍的礼物,一批雷声用闪电包装,包装迎风解开,却散出漫天的雨水,我们走出帐篷,满头细碎的雷声,腹背细碎的闪电如披上银鳞(我们忍不住吹起泡沫来),草洼泛成浅塘,篷帐斜檠如莲叶,上苍赐来大贝湖的夜雨,我们乃还魂为热带鱼,且在莲叶的东南西北,尽情游戏。

大地版画

大地版画

大施卷裹风声,马队,衔枚低首,待命者以戈矛定人,股悚的大地,这是夜袭之前,遍野大军,静得气如游丝,忽地云开月明,大军遍野,竟骇成俑像了。

漫眼草莽,荒冢出没如花,单于居右,可汗偏左,羊群是群居的汉使,俑像是石立的牧者,盼关内的消息如白云,千年来到了远山,就停住。

时间雕塑了这画版,夕阳一天印刷一次,偶有寅月篕一记章,完成宇宙收藏的意味。

苦力长城

苦力长城

晨起,太阳未现,以致天地异样广阔,长城像一个担夫担着群山,从地平在线亍走来。

风,冻结成树,羊只裂成衰草,孤烟是不传的声响,长城歇下担子不再前进,群山绵连如花边,雪铺如毡,流沙凝固。

 

午间,飞旋细小的鹰隼,天地又不断龃龉,树又还原为摇摆的风,衰草又聚成羊只,孤烟仍是孤烟,流沙又是河水,雪花飘进河水,消溶,多少误投的信,凄凉至此,已无所谓平安与否。

长城—躺在毡上的苦力,明天仍挑同样的担子。

旅行没有回来 乘肖邦号夜快车赴维也纳

旅行没有回来 乘肖邦号夜快车赴维也纳

你旅行没有回来,巴黎的春天比归路长吗,华沙清冷街角站着竖领的人,却夜夜送快车到维也纳去。

维也纳人骄恣惯了,整个帝都被弄成莫扎特的衣冠冢,四百八十座宫厦寺院烧烬万支蜡烛,巴代利亚才破晓,每个街角喧嚣着花市。

 

开始播放另一天的莫扎特,这时,朴素的肖邦号黎明到站了。

你旅行没有回来,我们却乘着你的列车穿国越境,在钢轮震出的波兰舞曲中,迭次被武装的检查员叫醒,我们何曾睡眠,抬头看见红星的帽徽,却想着,一八四九你失去自由的故国,怎么承受得了你的死讯。

你用自己带着的故土埋葬自己,在爱人卜居的地方,因此你是葬在爱你的人的心中了,人类爱你也爱自由,则人人的心都是你的衣冠冢了。

我弹响自己 游肖邦故居

我弹响自己 游肖邦故居

迈进客死者的故居,一步踏入愁予的梦土,各色绣像族,浮雕族,圑簇四围,回到先人承传的社禝,从写诗的那日开始,我梦中有一间墓室,曾是挺身走进。

而老来躺下终享独自的新坟,双手交叉抚在胸前,轻敲助骨。(斯时日夜缓慢地交替),那黑白的琴键交替,我弹响自己……,……落指十分缓慢,音符滴滴如石钟乳,时间让我生鲜地饮着,竟还原为受洗的婴孩,翻身爬出墓室。

各色绣像族浮雕族关怀让路,待爬到一个去处,抬头啊何其宏大 (我爬在肖邦的钢琴下),启蒙的老钢琴,唯神宇建筑才有的立柱,将键盘斗拱从四方擎起,其宽容一如演奏的宏厅。

大厅演奏已过空了,一个婴孩吮着手指,独自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