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间蓝

在黑夜的白与白日的黑之间,你慈悲地给我晨间的蓝,辗转不可得的你的蓝内衣, 随风扬起的你的蓝发带,你慈悲地给我忧郁的色块,掩盖一夜无眠的心的空白,你慈悲地给我潮湿的灵魂,溶化接踵而至的白日的黑暗。

你是一只蓝色的羊,反复奔跑于梦的边境,用蓝色、多毛的阴影抵触我的思想,压迫我的呼吸,让我渴嗜你的蓝眼圈,让我期盼你的蓝舌头,在一吞一吐间迸裂的蓝海浪,让我在潮退的沙滩,捡拾你逍落的蓝项链,圈集你流失的蓝乳晕,让我用仅存的你的唾液为海,为地中海,在白日与黑夜巨大的陆块间,守护一线蔚蓝海岸,啊,邪恶的女神,晨间的主。

绝情书

绝情书

还给你地图一幅,等高线等温线等压线线条依旧,多的是蓝色水面上几点泪的礁岛,少的是四目相交的航线,轮运瓜果的御道,风无恙,云无恙,我无恙,从今以后,莫再说,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

还给你毛巾一条,热水洗过熨斗烫过,高温消毒过,存放在里头的你的体味,已悉数移入时间银行中,你的帐下,我心持平,平如信用卡,若要索取旧爱新怨的利息,请直接向午夜的星空,还给你托福字汇捷进一册,不要再考我陌生的前缀字尾字根,amhi-是两面,-valence是价值,mal-是恶,-volence是意图,我对你的好意没有恶意,但有些事情往往暧昧而让人心理矛盾,sym-是同,-pathy是情 ,a-是无关,-moral是道德,多单纯而好记啊!但我要的不是托福,我要的是落实的幸福,落实是real,幸福是happiness。

还给你米达尺一根,勿复用你花巧的嘴唇丈量我的身体,失之毫赌,谬以千里,

勿复用你粗暴的两手揣摩我的方寸,你可以用星光的亮度测量我们躺过的水田的面积,你可以用吊灯的斜度测量我们引发的地震的灾情,但不要用形而下的事物测试,形而上的问题,我对你的爱不受规范,我对你的爱只能用心衡量。

秋歌

常亲爱的神川突然的死,测验我们对世界的忠贞,我们正坐在夏天与秋天尾巴结成的秋千,企图荡过一堵倾斜了的经验的,向迎面而来的风借一只别针。

而如果突然,我们紧握住的手,在暮色中松开了,我们势必要抓住奔跑中的平原的身体,向无边界的远方大戟说出我们的,颜色,气味,形状。

像一棵用抽象的存在留下签名的树。我们陆续解树叶与树粱的衣裳,解下过重的喜悦,欲望,思想,成为一只狻单纯的风筝,别在所爱的人的胸前。

一只单纯而美的昆虫别针,在黑暗的梦里翻飞,在抽走泪水与耳语的记忆里攀爬,直到,再一次,我们发现爱的光与孤寂的光等轻而漫漫长日对,只是漫漫长夜的唠生兄弟。

我们于是更甘心坐在夏天与秋天,交尾而成的秋千上,甘心修补,一堵倾圮了的感悄的墙,常亲爱的神用突然的死,测验我们对世界的忠贞。

舌是语字潮湿的根

回力球般急旋入梦,反弹复反弹的深夜的狗吠。

舌是语字潮湿的根:啊伸过来,再伸过来,成为我,干渴的口中秘密的惊叹号!

邮票正贴:我想贴的是一小块你喜欢吃的蛋糕,或者嘴唇。

在你颈际闪耀着的是我的目光串成的一条项链。

蛋:最优美的梦的造型;不忍戳破的冥想的子宫。

打开沮丧的笼子:飞出去空虚,飞进来虚空。

儿童节早晨与寂静的囚犯

儿童节早晨:我们远足到时间的岬角,等候远足迟归的祖父们骑落日回来。

寂静的囚犯:我们用言语击碎透明的墙,又被迫用呼吸夹回每一片被打破的沉默。

除了床,我们还能选择什么样的潜水艇,自现实的大海潜入梦境?

所有夜晚的忧伤都要在白日,转成金黄的稻穗,等候另一个忧伤的夜晚收割。

云雾小孩的九九表:山乘山等于树,山乘树等于,我由乘我等于虚无。

天空用海漱口,吐出白日的云朵;夜用星漱口,吐出你家斗前的萤火虫。

小宇宙─现代徘句一百首(选五十)

小宇宙─现代徘句一百首(选五十)

01他刷洗他的遥控器,用两栋大楼之间,渗透出的月光。

06快速而下行的滑奏:有人在我童年的窗口,放了 一把梯子。

09它邀请我进入电视机,在我离开的座位上,我发现一棵没有叶子的金属树。

14我等候,我渴望你:一粒骰子在夜的空碗里,企图转出第七面。

16秋风中有人—我是说,秋风中有人看到说,秋风中有人。

17巴尔托克,巴尔扎克:我反复用喉舌敲出,这几个简短有力的秘密电文。

18寂寥冬曰里的重大事件:一块耳屎,掉落在书桌上。

21眼泪像珍珠,不,眼泪像 银币,不,眼泪像 松落后还要缝回去的钮扣。

23回到童年的小学接我的女儿。

几千个相同的学童同时从操场涌过来,迷失在镜子花园的一只蛱蝶。

26用杯子喝你倒的茶,用杯子喝从你指间流下的春的寒意。

27喜悦是一个洞 钻打进物体,流出 果实般的元音。

29向死亡致敬的分列式:散步的鞋子工作的鞋子睡眠的,鞋子舞蹈的鞋子……。

30每一条街是一条口香糖,反复咀嚼,但不要一次吃光。

35连结孤峰与孤峰的是孤寂,以及黑鸟、白鸟的目光。

38寒冷如铁的夜里,互相撞击、取火的肉体的敲打乐。

岛屿边缘

岛屿边缘

在缩尺一比四千万的世界地图上,我们的岛是一粒不完整的黄钮扣,松落在蓝色的制服上,我的存在如今是一缕比蛛丝还细的,透明的线,穿过面海的我的窗口 用力把岛屿和大海缝在一起,在孤寂的年月的边缘,新的一岁,和旧的一岁交替的缝隙,心思如一册镜书,冷冷地凝结住,时间的波纹,翻阅它,你看到一页页模糊的,过去,在镜面明亮地闪现,另一粒秘密的扣子—。

像隐形的录音机,贴在你的胸前,把你的和人类的记忆,重迭地收录、播放,混合着爱与恨,梦与真,苦难与喜悦的录音带,现在,你听到的是世界的声音,你自己的和所有死者、生者的心跳。如果你用心呼叫,所有的死者和生者将清楚地 和你说话,在岛屿边缘,在睡眠与苏醒的交界,我的手握住如针的我的存在,穿过被岛上人民的手磨_磨亮的黄钮扣,用力剌入,蓝色制服后面地球的心脏。

为怀旧的虚无主义者主而设的贩卖机

为怀旧的虚无主义者主而设的贩卖机

请选择按键

母奶 •冷 •热

浮云 •大包 •中包 •小包

棉花糖 •速溶型 •持久型 •缠绵型

白日梦 •罐装 •瓶装 •铝箔装

炭烧咖啡 •加乡愁 •加激情 •加死亡

明星花露水 •附虫鸣 •附鸟叫 •原味

安眠药 •素食 •非素食

朦胧诗 •两片装 •二片装 •喷气式

大麻 •自由牌 •和平牌 •鹃片战争牌

保险套 •商业用 •非商业用

阴影面纸 •超薄型 •透明型 •防水型

月光原子笔 •灰色 •黑色 •白色

纪念照:布农雕像 照片后的事件

注:这张照片是在毛利之俊昭 和八年(一九三三年)出版的《东台湾展望》中看到的。昭和七年九月十九日,台东厅里泷支厅发生辖内原住民击毙大 关山驻在所附近桧谷警察两 名、警丁一名的事件,日警大力追捕,先查获涉嫌的坑头社 强人塔罗姆,后于十二月十九日入深山捕到主事的伊卡诺社头目拉马塔显显及其四个儿子以及塔罗姆的三个弟弟。照片中,九人赤足并坐一列。

纪念照:布农雕像

我不知道雕塑加莱市民的罗丹看到他们,会不会要他们站起来。九个布农族人,九块顽固的石头,并排坐在分驻所门前,铁链锁住他们的手脚,锁不住他们的灵魂,如果巨斧敲打他们,让他们的头落地,成为另一块石头,他们的躯干仍将是完整的雕像,矗立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现在,他们坐着等候审判,等候统治者的手把他们塑成不朽:伊卡诺社的拉马塔显显和他四个儿子,坑头社的塔罗姆和他三个弟弟(他甚至击杀了受日本人胁迫前来劝降的他的母亲) ,他们的眼睛正视前方,他们的脸庞刻着不同,发音的布农族语「庄严」:庄严的哀愁庄严的冷漠,庄严的自由……他们是天生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