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貂角.一六二六

三貂角.一六二六

我们沿着岛屿东岸向北航行。东方;帝国与教会与梦一致的方向,那异邦的水手们曾对着它呼喊,福尔摩莎,而我觉得离开吕宋岛,离开卡迦扬港,一路颠簸到此,五月的和风中,这海的蓝这岛的绿是好的。大划船上的水军们,争着对我说:「巴特罗梅神父为我们唱一曲歌赞我们西班牙保护神,歌赞圣徒雅各布的歌吧!他在不远处盯着我们……」 浪扑面而来,他们亢奋地大叫 Santiago y cierra Espafia,一如几个世纪前,一同呼着战号,向摩尔人冲杀的我们的祖先,圣主保佑,冲啊,西班牙万岁!我的确看到不远处一只明亮的眼睛在看着我们,在岛屿最东,而北的岬角,阳光下眨着蓊郁的树的睫毛招唤我们虽然一只黑蚊不时在我眼里飞旋 不管多少次我试图用祈祷书将之挥去。Santiago y cierra EspaRa 这岛屿绿巨人额上的独眼越来越近,水军们一拥而上,毫无抵抗。美丽的岛用无需翻译的美征服他们。感谢圣主,让这梦的岬角以你的名为名吧!

东方之东,梦的额头上向未来,发光的梦的眼睛:Santiago 一路上新受洗的岛民们跟着我,回望那见证我们矛盾战绩的地标我不知道以后他们将如何 翻译它:圣地亚哥,神的牙膏或者三貂角?我没有看见任何一只貂,虽然我看见两只狗和一只盘绕在我眼中,挥之不去的黑蚊。愿神的蓝色牙膏荡涤这美丽的梦眼,用水蓝色的水,用天蓝色的牙刷,刷洗我眼中新长出的蛀牙,Santiago 因你的名,我们的目光历久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