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

五胡

勹,你开口咬定我是凶恶之徒,ㄅ—不,我不凶

我是割下肉,袒匈与你们交心的平常人。

十,把我立在十字架上,一头羊、一头躯体扭曲,喝残缺的美而,自足的你们眼中的异类。

ㄦ,尔爱其羊,我爱其儿,你以为是羊面人身的我的两只脚,但跟你一样是人,我是羌,我是人,我无恙。

氏,你们自居世界的中心,你们高,我是边缘,我低。

我没有名字,没有文字,我的脸就是我的姓氏。

我在我的下颚刺青自我命名,看清楚—。

氐,非你族类,非人的低,断手缺笔,依然抵抗,抵中心,抵高尚,氐神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