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书

亲密书

青春,小教堂的风琴声 周期性地传回,在你刚刚写完信的窗口,遥远而亲切,这街,突然又空阔起来了。

突然又明亮起来了,因为一个骑单车的小男孩,他车前的铃铛,因为走过桥头的洗衣妇人,你想起许许多多街角,你转过去,遇见他,你转过去,不见了他。

你想起许许多多曾经有过的,生命的角落,小旅店气喘的电风扇,月光下叹息的路灯,开门,关门。站在同样的窗前,站在同样的窗前,像此刻,背对一排半暗的衣橱,你想起一条不怎么难看的围巾,冬天用过,夏天忘掉,你想起围巾像一条歌,而歌,是弯弯曲曲的街道,于是你下楼,准备在街角冉遇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