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序注

兰亭序注

酒字写得饱满,鹅字写得歪斜,他执意如此,兰亭之后还有什么讽谕能取代,蘸酒的书法。

起笔举杯,酒卒于醉,鹅步而来的鹅,风雅自若全然是舍我其谁的鸟。

 

他招宴诸贤,饮之以饱满,馈之以歪斜,正合我辈一身俗骨,若不鹅步而去,又当如何。

注:一九八一与朋辈访绍兴;游渝园、禹庙、鲁宅;至兰亭,酒兴大发。迨诣秋瑾故居,肃然良久,觉先此所游一切均为俗物,自已亦是一身 俗骨,有什么资格飮绍兴之酿?即兰亭诸贤岂不亦俗如鹅辈?因写此诗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