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劳地置换关键词

多年后重扣心房,我说芝麻开门,所有食物已从你词库删除。我徒劳地置换关键词:黑砂,宝贝,抱歉,爱我……

水很清:丁仔漏的少年大家快跳到溪中去,仰泳成一排肉筏,让丁字裤下的钉子漏出来,一起钉向天空。

注:丁仔漏,位于花莲丰滨西边海岸山脉台地的阿美族部落,前有溪,族人称 Tingalow ,意即「水甚清」,汉人译为「丁仔漏」。

岛屿明后日路况预报:汐止白沙,莺歌,林边,暖暖春日,万里美浓;尖石集集 通霄乌日,番路八堵,水上雾峰

写email给没养过鼠标的曾祖母,谈爱与死:她回我(并且要我转寄),闪电写成的最古老的电子邮件。

歪曲的比喻,不伦的伦理:仁慈的诗的爱。

让死亡在你的口袋民宿一夜 体会你对它的好奇与胆怯:可以试吃试睡,但非正式营业。

我们对诗的形式愈陷愈深,而世界依然像拔地而起的巴别塔愈筑愈乱依赖虚构,我们维持了一本倾斜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