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 冬歌

四季 冬歌

灰蓝的海面此刻是一艘巨大的旧船近乡情怯似,逗留于港外。冬又回家了。回家换冬装,吃冬至汤圆,进行周期性冬令进补累了的时候,冬眠。它就像一个家又要回我们家,我们也近乡情怯 每一次重聚,旧伤弭平后,又带来新的嫌隙?就像阳光下灿烂的海上旧浪推出的一波波新浪痕。冬即将登岸,等灰蓝的海变亮,它灰色的船身慢慢消失于灿蓝的海面,我们知道它就要到家了,而我们也在家里准备动身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