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王木七》后记

后记:一九八〇年三月廿一日,瑞芳永安煤矿四脚亭枫仔濑路分坑因涌水,发生了近年来最 大的矿场灾变;上午十一时四十分,右三片坑道(距坑口约八百公尺)突然大量涌水,水流 湍急,当时正在坑内工作的工人除王淑宪、吴火土等十人于千钧一发之际自本斜坑中通风道 及时逃出外,其余王木七、俞添登、吕阿馨、杜万来、余清祥、许肇基、郑春发、李春雄、徐水源等三十四人皆不幸葬身坑底。积水判断系自其他旧坑道古洞水以及基隆河河水渗入,灾变后矿务局虽即调数台抽水机日夜不断抽汲,然一以坑内落盘不断,抽水不易,二以坑内 进水较抽出者为多,水势仍不断上升:三月廿一晚间水涨至距坑口一三〇公尺处,至三月廿 四日竟涨至距坑口仅五三.七公尺。后经海军蛙人以砂包将基隆河进水口堵截,水位始开始 下降;四月四日距坑口九一,四公尺,四月十四日距坑口一五〇,三公尺,四月廿二日大幅 降至距坑口二一五公尺,至五月十日,终发现尸体一具:头部祇剩头骨,身体肌肉消蚀大部分—证实系第一位跑出右三片,复转回呼叫左三片同伴因而不及逃出的掘进工俞添登。

此诗的「说话者」王木七,五十一岁,永安煤矿掘进工,住瑞芳镇吉安里大埔路一七三 号。据报载:其长子王必禄在马袓服役,三月廿二日拍回一封紧急电报.谓看电视报导,家乡煤矿灾变,一位被误报名为王木土的矿工罹难其中,特地大清早打电报回来问「父是否安康,来信告知」。王木七家中除妻王陈满外,尚有未成年的六女一男,最小者尚在小学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