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峪关西行

嘉峪关西行

大军出关多久了?静夜仍传来,步卒沙沙的靴吟,偶尔风动门户骨骼碎响,有征人弃盔甲于高原?梦中也见乘风的云,东奔星群便络绎,西行免不了被这一天地的脚步声,惊醒还好我的老旅伴骆驼,还傍着土墙睡着。

必定要行到还经的地方,明早沿着太阳的古道,千年走过的路今生再走(世世山水像驼峰一样驮着?) 大河闪躲入地,沙漠围立四壁,就在此处我趺坐等候,任由经卷归与诸佛,则我的心是敦煌最空敞的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