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囚犯入门

囚犯入门

我们听不懂那些话,关于他们所说我们的双亲杀了人以及种种遗传的理论,经过的时候门是敞开着的,被剪断的彩带殷红地散落地上,我们实在不知道是谁主持那些揭幕的仪式的,以后走道似乎愈来愈窄,并且黑暗,老实说它是那么的黑暗以至于我们的眼睛就像光天化日下两只亮着的灯泡一样的无济于事,我们只是摸索,听到似乎是水的滴落并且感到口渴,拦住我们的,果然,是一扇门,其中一个我们他说钥匙就在我们身上,开了门他却说:

「我们杀了人!」

大人啊,我们真的是无辜的,因我们实在是在很黑很黑的黑暗当中,除了一声 好像是剪刀的声音以外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