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多明各• 一六三八

圣多明各• 一六三八

这雨后的城堡多像滴着玫瑰香油的,神的餐盘,一座木造改石造的小,棱堡和一座瞭望台:多么像神赐给我们的三个小面包和喝水的杯子,城堡下,那宽阔的河流淡淡的水色,穿过木栅围绕成的广场,映进我们每日的水杯。淡淡的水,淡淡的生活,的滋味。那一年,大划船入港后,在新命名的至圣三位一体城,我们,把十字架与国王旗帜竖立在岸边,火绳枪与教理书同样地让岛民们,好奇,惊讶。那些散拿社的居民们 其实是质朴而良善的(虽然他们杀了我们几个同胞),防风的树林,让他们住的小山丘凉爽又御寒,那些桃子与柳橙果树让我相信地球是圆的,梦和乡愁的形状也是,不然何以我吃过它们后,那么轻易就回到家。那些来到这里的中国人,教岛民们栽种稻米与甘蔗,丰富的物产让他们食无忧,快乐有余,但我说,让天主的爱在肉之外丰富,他们的灵。一个世纪多前我的同胞,哥伦布在另一座大洋边,在西班牙以外的西班牙岛上,建立了一个圣多明各城。我们也称它圣多明各,因为我们喜欢那喜欢讲道与神学,喜欢我们念玫瑰经的圣徒多明哥,因为,坐在这里,听那河水淡淡地流着,就像一首歌,一首在不远处,那所朴素的玫瑰圣母堂里,我们试着用散拿社居民的语言唱的赞歌。我们把军营里供奉的圣母像奉献给圣母堂,节庆的时候,我们把圣母堂里的圣母塑像抬往散拿,部落的教堂,举行弥撒与祝典,居民们用他们简单而野的舞蹈回敬,不太愿意我们把圣母像运回圣母堂,一如我不太愿意相信,节庆后他们狂野的舞蹈会一圈圈扩大到这城堡,翻做火球彻夜摇滚……我们终于用石材重建了它们,木质与石质 念起来一样好听的圣多明各……我们不愿意相信,在马尼拉的我们的总督,会下令我们毁城,撤军,让同样红毛的荷兰人,踏在我们的砖石上,建立他们的红毛城,这雨后的城堡多像滴着玫瑰香油的神的餐盘,一座瞭望台,把宽阔的河流淡淡的水色,倒进我们每日的水杯:淡淡的水,淡淡的时间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