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莎的小故事

注:目加溜湾,大目降,他里雾等皆平埔族社名。西底雅语,华浦兰语皆平埔族语(西底雅 即西拉雅)。热兰遮街为荷据时期(1624-1662)荷兰人在大员岛(今台南安平)所建之市街。普罗吼西亚城(在今之台南赤崁楼)亦为荷兰人所建。据说当初荷兰人以十五匹布向原 住民求借牛皮大之地,许之,乃「剪皮为缕,周园里许」(连横:《中国台湾通史》)。戈为荷 人计量单位,等于一丈二尺五寸,四边各二十五戈为一甲-五甲为一张犁。关于荷兰教士在 台传教之描述,参阅〈中国台湾基督教教化关系史料〉(附录于《巴达维亚城日记》第三册,村上直次郎日译,程大学中译,台北,一九九一)。

纪念照:昭和纪念馆的小故事

注:一九九二年春天,我为花莲文化中心编辑《洄澜忆往——花莲开埠三百年纪念摄影特辑》,有机会从一些日据时代留下来的史料、照片中看到家乡花莲的旧貌。这些昔日的影像在我心头留下深深的印痕。有一张是位于花岗山上的昭和纪念馆的照片。此馆于昭和三年(一九二八年)竣工,由阿美族人集资出力筑成,原为纪念阿美族人开发花莲之「阿美族会馆」,陈列阿美族器物,兼做族人来花投宿之地,但 只维持两年,后即改为昭和纪念馆,一度曾做为消防队址,光复后改为民防指挥部,民国七十六年(一九八七年)重建为国军英雄馆。我任教的国中即在其附近。

给悔湘的明信片小故事

给悔湘的明信片的小故事

注:这些诗根据的足我最近听的一些音乐,特别是悔湘(1908-1992),诺诺(1924-1990),魏本(1883-1945)与武满彻(1930-05)的。武满彻说:「音乐的喜悦,基本上,似乎与哀愁分不开。那哀愁是生存的哀愁,越是感受音乐创作之纯梓喜悦的人,越能深体这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