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汗

忽必烈汗

在上都,忽必烈汗下令建造一座,可以移动的巨大寝宫 「我不要固定的东两。我已经厌倦那些住在固定房间,使用固定香水在固定程序后发出固定呻吟的嫔妃 虽然她们成千上万……」 他精通企管的意大利顾问,稍挑细选,稍打细算将那些嫔妃排列组合,或者六人一队,或者三五成群,一次三夜,在不同方位,以不同队形,轮流侍奉她们的君王。

美酒,鹃片,蜂蜜,皮鞭,地球仪,震动器,圣经,惜趣内衣,「我要不停的动,不停的亢奋,不停的征服 不停的到达高潮……」

但这并不是一个数学问题,不是军事问题,甚至不是医学问题,「这是一个哲学问题」,寝宫外不被重用的波斯旅行家说「时间是孕育变化最好的春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