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抽象、概念的东西

那些抽象、概念的东西,因为它们太重,我们留下来给新来者研发简化之道,让它们轻些,再轻些,直到像胸章别针、胸针般,可以轻松戴上又解下。或者像手机吊饰繋在腰间以轻起重,帮我们捉菜篮、救护车灯塔、梦、卫星导航器。美有多重?时间有多重?爱有多轻?死亡哲多轻?可以以我们的身体,手指,或笔为独木舟,载走它们全部吗?上岸后变成一台小折,骑界去兜风。我们用简单的技巧,把逝水、忧伤、潜艇,折进浪里,等作天的浪把一切翻到水而。